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22)  

2009-10-06 09:11:52|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二

 

美媛真的说变就变,短短一个下午,她把头发重新染成黑色,拉直后的头发可以覆盖后背,留在发尖的一小部分烫成微卷。一对大耳环不见了,换上颈项的钻石吊坠。眼睛稍微做了修饰,显得更大更亮。核桃尖的脸蛋嫩白娇媚,唇上涂着浅色粉红唇彩,牙齿严整瓷白。她穿一套葡萄紫的假日长裙,图案是简单朴素的色块和线条搭配,裙摆是蕾丝边,遮掩着两条修长的美腿,脚下是时尚的高跟鞋。

当她出现在酒店大堂门口的时候,所有人像突然接到指令要密切关注她,顿时全场瞩目。这样的女孩无论在哪里,都能成为众人的焦点。

美媛的变化着实令我大吃一惊,原来精心打扮的她是如此明媚动人。想当年她还是跟在我屁股后面哭哭啼啼的鼻涕虫,今天却摇身一变成了美人鱼。看来小时候学的丑小鸭变白天鹅,说的就是这个发生在雌性动物身上的巨大演变。

 

少女幡然走到我面前,左右扭动了半圈,问我。

“怎样,喜欢吗?”

“你、你真的是美媛?”我紧张得有点口吃。

“不。”少女脸上笑意充盈,“我是人民币。”

说完她自顾大笑起来,我则是冷得手脚麻木,表情僵化。

 

晚宴基本不用我操劳,外聘的主持人熟知程序,老道地随意调侃,调动所有人的情绪。

但我的情绪却始终保持在草木皆兵的惶恐之中。从这一桌列席的位置可以看出我又深陷两军交战的疆域,我左右两边分别是两大主帅,小萌和美媛;在她们身旁还各自挟持一人质,我爸妈。

她们不遗余力地对我爸妈大献殷勤,不是询问菜够不够就是问好不好吃。她们可以为一块鸡腿争持不下,两双筷子在菜盘上交错扭转,令人胆战心惊。更令人心寒的是每当我想夹肉吃的时候,都总会遇到阻挠,于是转到我面前的盘子,就只剩下蔬菜了。

“你不是说自己是出家人吗?意志要坚定。”小萌看着我,笑得很温柔。

婚宴的菜式是我亲自挑选的,其中不少是我钟爱但平时无法支付的美味佳肴。只是现在目睹它们任人鱼肉自己却不能分一杯羹,心中怅恨之情丝丝缕缕交织缠绕。

 

幸好这样的局面不会维持很久,因为在志宏和诗盈到欧洲渡蜜月期间,我也将陪同美媛飞抵澳洲。出国原本是为我手术得病后打出的幌子,可是现在一切准备就绪,行程如在弦之箭。

我日益牵挂着素卿,可惜沿着所有可能的线索都找不到她,我每天在外奔跑,联系可以找到的人,到可以想到的地方,素卿的号码我也时刻在拨打,但终究一无所获。她就像夜空中划过的一颗流星,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我夜夜以酒买醉,很怕一个人眼睁睁地与漫长的黑夜对峙,很怕自己将会被这无望的寂寞说服,承认素卿确实离我而去的事实。

 

小萌有好几次站在我房门前,伫立了很久,我知道她心里在担心我,但又清楚我的伤口不容他人触摸。正如她希望我可以暂时离开这一块伤心地,忘记素卿,又不想我随别的女人远走他方。

这一阵子美媛频繁地登门造访,以叙旧为名要我陪她重游小时候玩耍的地方。

 

弹珠子,是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都爱玩的游戏。晶莹剔透的玻璃珠,中间凝结着七色彩花,我和美媛最喜欢躺在地上半眯着眼睛透过浑圆的玻璃珠观看里面通体明亮的奇异世界。每一颗珠子仿佛都关着一个世界,在那个空间里静谧安详,芳草鲜美,没有吵杂与纷争,没有烦恼和忧虑,一切都显得悠然自得。美媛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收集弹珠的爱好,还不断敦促我在游戏中赢取更多珠子,每赢得一颗珠子,她就会兴高采烈地在我身边又蹦又跳,为了让她得到这份喜悦,我只好不断给她变换不一样的天地。

“你知道吗?每次你把新的弹珠交到我手上,就好像给我带来一个新的世界。你在我心里就是一名英勇的战士,你为我征服了一座座城池,让我的童年过得如此富庶。”

这块晒谷场曾经浸洒过我们两个人的欢乐,如今长满杂草,人迹罕至。现代科技带给孩子各种各样的娱乐,像弹珠子这种游戏,已经成为一代人的记忆了。

美媛看着荒草丛生的场子,津津乐道地回忆少年时代的往事。

“有一次你把拿出去的弹珠都输光了,但又不想令我失望,所以你瞒着你爸妈偷偷拿着钱去小卖部给我买新的珠子,结果你屁股差点被打得开花。”

“这个……你怎么会知道的?”毕竟是不光彩的事情。那次被修理后,我上厕所蹲在坑上也隐隐作痛。

“当时我就站在你家门外,透过门缝看着你被叔叔打得皮开肉绽,我就只是哭,并且在心里狠狠发誓,发誓以后一定要补偿你。”

“用不着吧,有哪个孩子小时候没有被打过屁股的?况且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都无所谓啦。”

“不行!”美媛迎面向我逼近,近得我能闻到她洗发水的香味。“不光是这个,那次我被高年级的混混占便宜,你替我出头还被木棒上的钉子划开一大个口子,当时我就决定了,我长大了要嫁给你,以后的日子我都只对你好。”

“那种情况下,我想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男生都会站出来的,你又何须记在心里呢,更不必说什么以身相许了。”

美媛把我以前的光荣事迹一一细数,有许多我已经淡忘得一干二净。被人称赞,受人感激是好事,但我却无法表现出功德无量的自豪感,相反浑身感到局促不安,看来我注定是那种施恩不图报的模范典型,天命使然。

美媛说要嫁给我,我只当玩笑话。我是她自幼亲密的玩伴,自然会令她产生错觉,一个青梅竹马的角色并不一定适合向终身伴侣的身份转型。

就在我准备发话的一瞬,我的嘴巴就被两条柔软温热的唇封上了。我不自主地后退两步,发现我的腰被紧紧抱住,她的唇没有离开我的嘴。

她好像吸走了我所有想法,我的大脑顷刻一片空白。

 

不知何时,美媛放开了我。她抬起娇媚的脸庞与我对视,脸上红潮未曾退却,两汪清泉在眼睛中涌动。我看到她的眉毛在颤抖,像要用力撑开一把伞,她喜欢打着伞流泪。

“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美媛一开口,眼泪就跟着滑下来。

我知道这回美媛是认真的,她的眼神跟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一样,深情、勇敢和坚定。原来我一直将她看作儿时懵懂无知、不谙世故的小女孩,到现在才发觉她长大了,懂得去追求自己的爱情。她奉献给我的情感犹如一个深藏在地底下的宝藏,但我不能拥有。我卑微的自尊不能承受如此贵重的施舍。

“美媛,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知道。志宏哥哥都告诉我了,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是你还傻傻地相信她还会再出现。不会的,她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她不会再回到你身边的。”

美媛一字一句敲击着我的心,我努力捍卫已久的世界开始动摇,渐渐出现裂痕,眼看就要坍塌。

“她不是值得你去爱的人,她给你那么多伤害,还把你带向死亡。我恨她,她让你受苦受委屈,死了还要把你关在属于她的记忆里,她就不是一个好女人!”

“够了!”我粗暴地打断她的话,“素卿没死,她还没死!在婚礼上我还收到她给我的短信。”

“笨蛋!那可以是定时发送的信息,也可以是她生前吩咐其他人发出去。你找了她这么久连一点头绪都没有,就算她还没死也是故意躲起来不让你找到。你这样坚持下去又有什么意义?让我来取代她在你心中的位置吧,我会好好爱你,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

美媛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我。她把这十六年来压抑在心底的情感一下子迸发出来,放下了尊严,舍弃了矜持,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她。

我上前把她轻轻拥在怀里,细声说:

“哥哥会像待亲妹妹一样对你好的。”

她只是偎在我怀里哭泣,不知道听到没有。

 

相比之下,小萌在分别在即之时显得理智多了。

她把我带到江滨,我们凭栏隔江与落日相望。江水被染成金黄色,粼粼波光悠然荡漾,泛着点点醉人的光斑。对岸高楼倒映在水中,像一座庞大的海底城,城中没有灯火,没有喧闹,寂静如同载不动哀愁沉于江底的舟,它总显得那样多情。

和小萌相识有一年了,她告诉我头发是景辉离去后剪的,到现在又长成了原来的样子。原以为剪掉头发可以令人清诀、阔达一些,但逐渐发现问题不在长发上,心绪太紊乱难免会处处逃避,我们可以把不能说服自己相信的事情还给时间,让时间来作出裁判。

时间设计好让我们经历一些不愉快的事,结果只有一个,它带着隐喻封印在时间后头,等待我们去理解和接受,这包含着人生的终极意义,未尝不是一种完满。也许最后惨淡收场,我们不自控地怨天尤人,然后忿恨、悲观、消沉、自甘堕落,过一段时间才发现这其实不能改变什么。我们的心会日益澄明,看清楚生命中那些重要的人已经离去,但时至今日我们依旧记得与他们共度的欢乐时光,只要记忆还在那无论以何种形式出现,都应该要乐观对待。

“住进你家这一年,我重新找到了家的感觉,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浚礼,我真的很感激你。”

晚风把小萌的秀发吹得凌乱,她把跃动在面前的发丝拨到脑后。

 

“我也很清楚阿姨心里面的想法,她想我嫁进家门,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程家的女儿。刚开始如果你也答应了,大概现在我也不用胡思乱想了。”

“为什么?你是担心我爸妈会因为你不肯嫁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吧?”

“即使你爸妈不介意,但人言可畏,这关系到你家的声誉。”

“如果我兑现承诺三年之后娶你,那就没问题了。”这么长的话我竟然是脱口而出。

小萌笑得很诡异,双眼妩媚,问我。

“你是真心要娶我,还只是希望把我留下?”

“我……”

“你也不确定吧,一个决定害怕后悔,另一个拒绝伤害。不是我不想嫁你,而是我不能嫁你。在你身上我看到一年前自己的影子,那个失去爱人心痛欲绝,对未来悲观无望的自己。当时如果不是你冒死从鳄鱼潭救我上来,也许我就只能永远留在黑暗冰冷的世界里面;如果不是你收留了我,或许我还沉浸在悲伤痛苦当中不能自拔。”

小萌侧身正对着我,笑容坚定。

“所以我是不会在这时候离开你的。你要去澳洲,不能陪你,但我会留在家里好好照顾叔叔阿姨,不会让你担心。至于那个三年之约,我等不起了,作废吧。我还是觉得做你妹妹轻松点。”

“小萌,这份情是我亏欠你的。”

“如果你想报答我的话,就要重新振作起来,好好活下去。”

小萌一字一句带着暖意,像开在心头的花,带来春天。

 

爸妈有小萌照顾我自然不必挂心,但身边的人都在跟我说,素卿不在了,她在手术之后离开了我们,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坐在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上,窗外是洁净的云海,一望无际的白云,明亮辽远的天地。这是一片没有阴霾,没有雷电的疆域,太阳永远灿烂地照耀这片安宁的乐土,黑夜又是彻底地展露苍茫宇宙,所有星星都不再变得暗淡。

素卿就在这里吧,她平时最喜欢纯净无垢的天空,脱离病痛的躯壳,结束生死历程,灵魂在一万米的高空飞翔,应该是自由快乐的吧。我一直在关注这个世界的变化,而美媛早已靠在我肩膀上酣睡。广播提示飞抵目的地还剩四个小时,四个小时,二百四十分钟,一万四千四百秒,我怀念和素卿共度的每一分一秒。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