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21)  

2009-10-04 17:33:06|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一

 

婚礼将至,志宏和诗盈比原定计划提前三天回国。

这小子现在是一家跨国企业的经理,手里掌控着集团数十亿资产。第一次见他穿西服打领带,真以为他还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哥哥。

虽然他现在功成名就,是上流社会的明日之星。但我与他之间的情谊并没有因为今天身份悬殊而改变,尽管有一天我穷得沦为乞丐,他也一样视我如同手足。

 

他刚回来那天晚上就死活拖着我来到吉祥小吃店。

陈伯看到我们来了,高兴得给在场的食客加了菜。

志宏马上站起来拦着陈伯。

“陈伯,你以前光照顾我们两个就已经亏了不少,现在还要大宴天下,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今天还是我请客吧。”

换上是我的话,我就只能说出前半句。

陈伯拍拍志宏肩膀,说:

“放心,反正这铺子也没几天了。你知道吗?我以前骗走了家里所有家当到外面鬼混,这些年我把赚到的钱都寄回去,现在我儿子和老伴都原谅了我还叫我回家养老。如果今天你抢着跟我请客,那我就不高兴了。”

“太好了!陈伯,我们敬你一杯。”

“尽情吃吧,不够还有!”

谢过陈伯之后,志宏回到座位上。

 

“靠!过两天就是我大喜之日,你干嘛板着这副嘴脸!”

志宏颇为不满地捡起一粒花生米往我脸上扔去。

十个月不见,这贱人依旧恶性难驯。

我没管他,捡起花生米吃了。顺便端起酒杯灌了到底,志宏看着更是来气。

“我再靠!事情都过去了你还烦恼个屁。我说浚礼,素卿的离去已经成为了事实,我们都很伤心很难过,但你付出的已经够多了,现在也很应该放手啦!”

 

我苦笑一声,手术那晚的情景又浮现出来。

当素卿昏迷过去后,我对主诊的马医生说:

“开始吧。”

这大半年以来我一直跟马医生保持联系,对素卿的病况也格外关注。

我偷偷去医院验了血,发现我的血型和素卿的一样。觉得这可能是冥冥中的注定,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关系到我的性命。

我跟马医生商量手术的事情,他建议素卿先去做化疗,等到可以把病情控制住,这样手术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增大。

素卿一直不主张采用冒险的方式进行手术,所以要是让她知道有人要为她冒险做手术,她也一定不会同意进行化疗的。

我们需要瞒着她,只要化疗一结束,就立刻把她送上手术台。

所以无论我有多么想陪在素卿身边鼓励她、支持她,都只能默默在心里跟她说。

不要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如果为自己心爱的人付出可以获得幸福的话,那么我愿意付出所有。

直到现在,我终于学会把“如果”和“但是”结合在一起了。

 

我躺在手术台上,头顶的无影灯发出耀眼洁白的光,仿佛打来了一道通往永生乐土的大门。

距离我身边不远两米外的手术台上,躺着我心爱的女人,我们将共同面对病魔的阻挠。

加油啊,素卿。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用生命去保护你。

 

医生告诉我手术开始了。

当我看着素卿的血慢慢流进自己身体里面时,我的心仿佛能感受到素卿的存在。

她的血流遍我全身,流经我耳畔,像在说着爱我的话;流经脸部,像她抚摩的手;流经胸口,像她小鸟依人的偎傍。我是多么幸运,素卿在我身体里边活着,她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手术过了一个半个小时,我渐渐感到心脏开始无节律地跳动,头痛伴随着呼吸困难如风暴袭来,我极力佯装若无其事不让医生发现我的异样。这是素卿唯一一次可能康复的机会,她已经忍受了九个月的病痛折磨,我不能再让她继续受苦受累了。

耳边传来了护士的声音。

“医生,受血者身体检测出异常反应,心率出现紊乱,输入血量超过了30%”

“医生,病人的脉搏正在逐渐减弱……”

“继续输血啊!医生!输血啊!”我抵着喉咙大吼起来。

“不能再输了,再输你会死的!”护士忙劝我。

“我宁愿用我的命换她的命!”

“不能输了。”护士试图给我拔管止血。

“信不信现在我就杀了你!”我已失去了理智,怒目瞪着护士咆哮。

“医生,病人没有脉搏了……”

我只感到眼前一黑,昏过去了。

 

在昏迷过程中我还做着那个未完的梦,梦见我和素卿正在教堂行礼,当牧师问素卿是否愿意嫁给我的时候,素卿却突然不见了。我回过头去寻找,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

而我,将永远也得不到素卿的答允。

等我清醒过来,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

医生给我注射了抗癌激素,观察了两天并没发现癌细胞活动。

相比我的健康,我更关心的是素卿的情况。

但任凭我费尽唇舌,就是没有人肯告诉我手术的结果。

马医生在手术之后因为某些原因离职了,素卿的病房也住进了新的病户。

就好像素卿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我连她的气息也感应不到。

 

素卿走了。

这是以后的日子里我唯一需要接受的事实。

 

两天后志宏和诗盈如常举行婚礼,诗盈穿着当天素卿所穿的真丝蝉翼婚纱走进教堂。

诗盈的出场立即引起教堂里的一阵骚动,无人不为这对璧人献上衷心的祝福。

是的,我们要祝福天下间一切有情人都能成为姻眷!

 

我轻轻捏着左手无名指的第二个关节,听着牧师在宣读誓词。

“爱是神赐予的阳光雨露;爱是黎明绽放出的曙光;爱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爱能克服一切困难带来生机;爱能驱赶黑暗带来光明;爱能让我们感受爱与被爱从而珍惜身边的人。爱使我们变得伟大,使我们变得神圣……”

 

牧师宣读完誓词,抬起头来和蔼地问一对新人。

“秦志宏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林诗盈为你的合法妻子,无论疾病、贫穷、灾难都对其不离不弃。”

“我愿意。”

“林诗盈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秦志宏为你的合法丈夫,无论疾病、贫穷、灾难都对其不离不弃。”

“我愿意。”

 

全场掌声雷动。

大家都迎上前去祝贺这对新人,而我则呆呆地坐在原位。

突然想到,这个场景一直出现在我梦中,想不到今天还真是梦想成真了。

只可惜主角不是我。

 

生活还得继续,因为我要让梦延续下去。

 

收拾了点心情,刚想到外面透透气,我才发现手机在兜里反复震动。

因为参加婚礼时响起类似《我知道你很难过》的铃音,大概当场就会被怨念杀死,所以我特意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状态。

我掏出手机,系统提示收取新信息,我转到收件信箱,打开。

眼泪立刻从我的眼眶里流出来,那是我一直期待的答案。

 

发信人:梅素卿

日期:2008年9月7日  09:26

信息:我愿意。

 

我连忙按下通话键往回拨去,但系统语音提示该用户已关机了。

这时参加婚礼的亲友陆续退场,我焦急万分地站在教堂大门口四处张望,期望发现素卿的身影。

我拨开人群四处寻找,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素卿没死,她并没有离开我。

我的大脑完全被这个念头控制住,我在人群中冲撞、呼喊,全然不理会旁人的惊讶和不满。

眼前的面孔不断在变换,但那张我朝思暮想的脸却迟迟没有出现。

我像一尾潜游在深海的鱼,随着浪潮登上陆地,搁浅带来的缺氧使幻想接近现实。

 

突然一个打扮时髦,穿着前卫的金发女孩蹦地站到我面前,她把腰挺得笔直,因此大多数人的目光都会很自然地落在她傲人的胸前。加上她身上那件袖珍小马甲,贼亮的皮甲紧贴肌肤包裹着身体,呈现出辣妹的身材。

她睁大眼睛看着我,但比她眼睛更大的是挂在耳上的大银环,我担心长久下去她的耳朵会变成佛祖一样。

“小姐,请……”

“没见十六年,我成小姐了?”女孩竟然打断我的话反问我,但她的神情玩世不恭,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十六年?杨过和小龙女?小龙女又怎么会变成小姐呢?

“我们认识?你是……”我开始搜索一些十六年前出现过的人的印象。

“浚礼哥哥。”女孩亲切地喊着我的名字,“你想事情时的傻样还是没变啊。”

“美媛。”正当我说出她名字之际,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把我要说的话困在了咽喉。

美媛不仅是身材火辣,从身体上传过来的热量也如岩浆般炽热。我有点怀疑她的衣服只是薄纱一层,我的肢体无需经过大脑加工就能轻易感受到她凹凸有致的躯体。

困在喉咙的话早被热情所融化,蒸发出的热气让我的脸变得火热通红。我怕不久后自己就要燃烧起来,成为超级赛亚人,然后魂归天国。很明显,我的大脑在高温中失去正常的思考能力。

 

我觉得我的手无论放在她身上任何部位都是不合适的,所以只好僵硬伸直在她背后,很像是被吸血鬼吸干精元的受害者。

我在生死一线间发现一个白色身影倏地闪现在跟前,惨了,黑无常把我制伏,现在白无常要把人带走了。

“你在干什么!”话语中充满怒气,甚至听得出结尾用的是惊叹号而非问号。

美媛这时松开了我的身体,转过身和说话的人对视着。

“哼。”美媛马上变换傲慢的姿态,“你是谁?”

我当然知道这个身穿白色礼服的人是谁,因为婚礼是我一手策划的,能够穿礼服的人不多,除了诗盈就只有她身边的伴娘。当然这个伴娘也是我安排的,在我所能运用的资源当中,就只有小萌一个了。

可是这时她似乎忘记了对我愤怒并施予暴力。相反她神态悠然,面上浅浅笑意暗藏杀机。

仅仅三秒,就让面前这两个女生迅速武装进入战斗状态,我处于两军交接之地,感受凌厉的目光犹如刀光剑影在激烈厮杀。

古人说,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那么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恩怨,而且女人一多起来,就必然会掀起江湖的腥风血雨。

“那么你又是谁?”

“我是他未婚妻。”美媛亲密地搂着我的臂膀。

“那真巧,我也是他未婚妻。”小萌也不示弱,拉起我的手十指相扣。

我的头壳顿时冒烟,脊背的冷汗簌簌流下。别看我现在左右逢源享尽齐人福,谁能料到下一刻我是否就会被撕裂成两半,身首异处。先我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但对别人的杀伤力为零,这种爆炸只能造成自我毁灭。

 

在路人羡慕得几近膜拜的表情下,我连喊“救命”的资格都没有。

在没被她们弄死之前,我必须化解她们之间的矛盾。

“贫僧自幼出家,带发修行,何来两位年轻貌美的未婚妻呢?”

“闭嘴!”两女几乎同时喝止。

“对了,大家都不要开玩笑了。我来给你们介绍吧,这是今天新郎的妹妹,叫秦美媛;这是我的妹妹,李小萌。”

美媛甚为不屑地笑着。

“哟,又是妹妹又是未婚妻,你的身份可真够特别。”

“我跟浚礼亲密叫他什么都行,不像有些人的形象只会令人敬而远之。”

我仔细对比了美媛和小萌的衣着打扮,小萌属于乖乖女的清纯无敌淑女型,而美媛则是魔女般性感诱人的奔放型。两者皆是尤物,但因为长期浸淫在东方美女的审美环境当中,对本土文化自然比较认同。

“美媛,小萌倒是提醒了我,今晚的婚宴你穿这样出席,恐怕不太合适吧。”

“只要是你喜欢,那我现在就去改。”美媛仍然像小时候一样对我撒娇。

 

待美媛走远,小萌在一旁斜乜着眼鄙视我。

“行,真行!”我全身打了一个哆嗦。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