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26)  

2009-10-17 18:39:19|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六

 

我按照地址找到江游的工作单位,具体说是一座建在半山的精神疗养院。这里是全市最大的精神患者收容和治疗中心,铁丝网覆盖的范围从山腰一直延伸至山顶,其中大部分育养成林区,从远处看山中有小径蜿蜒而上,像一条溪流涓涓流下。建筑楼群集中在山南向阳处,以白色为主调,在阳光下仰望,就像瞻望一座圣洁的空中之城。

城里居住着暂时远离俗事纷扰的避世者,他们看到了生活的部分真相,就作出全盘否定,余下用更长的时间关注自己内心的疑问。他们大多沉默寡言,行动迟缓,保持高度的防范触觉,对外界侵入异常敏感。我与他们对视,发现他们的目光毫不羞涩,仿佛一对初生婴儿的眼睛,不参杂任何想法。

一个人的精神创伤不应该被定义为疾病,每个人自我保护的反应有强弱之分。我不敢猜测他们是否懂得寻找快乐的方法,但如若内心得到安宁,也是令人欣喜的状态。

 

从踏进疗养院大门开始,美媛就紧紧抱着我的手臂没放松过。她担心路上那些停下来注视我们的人会突然发起袭击,毕竟他们的行为不受正常约束。我告诉她,其实他们更担心被外人伤害,因为他们的领域只有自己一个,很难容下带有歧视目光的外人。

美媛脸上微微一红,马上转换话题。

“你说那个江游是个怎样的人?大学毕业跑这种奇怪的地方工作,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人各有志,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利波特。”

“喂,等等。是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吧?”

“哈哈,我神智开始不清醒了,赶快带我去找个医生吧。”

 

虽然路人很多,但可以清楚指路的大概没几个。看过平面图,沿着指示标还是很容易找到办公楼所在。大楼正门有个咨询台,一个护士装束的短发姑娘在值班。

我走过去客气地问她。

“姑娘,你好。我是江游的朋友,请问他在不在?”

她似乎很忙,埋下头用力地写写画画。

“死了。”

“啊!”我和美媛不约而同地叫了出来。

“他死了。”

“怎样死的?”我追问。

“这样。”

接着她做了一个翻眼吐舌头的死相,我当场无语。

“别开玩笑了,他人在哪里?”美媛不耐烦地拍响桌子。

对面的姑娘猛地收敛起所有表情,然后“哇”的一叫,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哭声把三个同样身穿护士装的姑娘吸引过来,她们先用异样的眼神扫视我和美媛,然后其中两个带走了坐在地上耍赖的女子。剩下一个走到我们面前,似乎怀疑我们对病人施虐。

“对不起,我们并不知道她是个病人,也没有恶意。”

护士姑娘也是明白事理的人,听我这样解释后她也没为难我们。

“这不是你们的错,是我们院方管理疏忽,才造成这样的笑话。刚才那个女孩才23岁,因为丈夫被人逼债,结果抱着刚出生六个月的女儿拔断煤气管在家自杀,她下班回到家看见如此残忍的一幕就吓成这样了。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心里都背负着一段不能被提及的惨痛回忆。那对他们来说就像一个引爆按钮,一触碰整个人就会崩溃。”

人的精神世界是一个精致的玻璃瓶,经受不起生活的压力就会出现裂痕,甚至破碎。溅落的碎片容易割伤身体,留下疤痕成为耻辱不被观赏。他们需要外界的尊重和关怀,灾难是整个人类系统的缺陷,是客观的,所以我们更要相亲相爱,守望相助。

美媛像是有了觉悟,抓住我臂膀的手也没那么用力了。

我记起了要事,赶紧问她。

“姑娘,我们这次来是为了找江游的,你可以告诉我们他在哪吗?”

“江游啊,好吧,我带你们去。”

“真的谢谢你。”

 

从侧门出去,是一大片草坪,上面垒起土坡,栽种巨龄大树,正中有个花圃,开满素白淡雅的白菊,草地上安设了不少长椅供人休憩,坐在这里看天空,心神安宁没有挂碍。

我们转过几个弯,进入一间摆满儿童玩具的大房间,但很少听到孩童发出笑声,每个孩子都安静地坐在房间各个角落玩耍,互不搭理,这种场面不常见。

只听见护士姑娘轻轻喊了一声,江游,有人找你。

蹲坐在孩子中间一个穿浅蓝色恤衫的男子转过头来,我以笑回应。

他跟旁边的同事交待几句后来到门前,他整个人变得谦逊,一改过去不可一世的姿态。江游的转变令我感到诧异,从外语学院毕业的学生无一例外会投奔外资企业,或者干脆出国谋生。江游的举措不仅让我惊奇,只要是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江游走过来推了我一下。

“好久不见。”

“对,两年多了。”

说完我们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所谓一笑泯恩仇,就是当初针锋相对、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人,如今谈起过去荒唐的事都觉得可笑。就算现在他还是两年前那样,我也再找不到理由和他过不去,我们之间的结被时间解开了。

江游注意到我身边的美媛,客气地点头问好。

“哦,她是我好朋友的妹妹,叫美媛。”

“同时也是你的女朋友。”

美媛抢在我后面补充,江游将疑惑的目光从美媛那里转移到我身上。

“嗯……是的。”我无奈地回答。

“不错嘛,很漂亮!”

话音未落,房间里传出孩童的哭声。江游转身探望,被赞得心花怒放的美媛挡在他前面。

“你们这么久没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的,我很喜欢小孩子的,这里交给我看着就行了。”

“这样……”江游显得左右为难。

“放心吧,不是还有其他护工在吗?”

美媛一边指着房间里头,一边将我们推了出去。

“你不应该赞她的。”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啊?”

“她受不了刺激。”

“哈哈……”

 

江游把我带到草坪的长椅上坐下,秋日的阳光耀眼明亮,没有遮掩地洒在身上,温暖舒适。天空好像变薄变轻,被罡风吹得更加高远,整个天地在悄然间扩张。身心摆脱狭迫压逼的感觉,人变得开朗起来。

“听以前的同学说毕业后你就来这里工作了。”

“嗯,有两年了。”

“不介意我问为什么吧。”

“呵,不介意。这和你也有关系,是你和素卿改变了我。”

“不会吧,跟我也有关系?”我反指自己问道。

“你和素卿不是兄妹,也没有血缘关系,从外人看来你完全不必要负起素卿生死的责任。可以理解你对素卿爱得很深,但一个人一生所爱的又岂止一人。扪心自问,就算素卿最终没有选择我,我以后还是会和别的女子结婚生子,而我也同样深爱她们,这些爱对于我来说是没有区别的。但你不一样,你对素卿的爱是唯一且不可取替的,失去她你不会再有其他选择,所以你愿意用性命去挽救素卿。我虽然舍不得死,但在这里不用死我也能做一些有益的事,这里每个人都舍不得死,不然他们不会选择把自己封闭隔离起来。是你让我懂得人的生命其实很宝贵,无论是诞生一个生命,还是丧失一个生命,都是天大的事。正如你冒险进行手术,为的是不放弃一个可能存活的生命,我留在这里也可以做到同样的事情。只要和他们相处在一起,真正对他们好,便会感觉自己被需要着。但反过来想,从他们身上我也看到自己精神世界的缺失,我们彼此又何尝不是互相需要着。”

“这两年你的收获真不少啊。”

“这些都是从素卿那里学到的。她是我今生见过最为聪慧和善良的女子,虽然上天对她并不公平,给她一副病弱残躯,但她从来未心生怨言。她关注人的生命,思考命理,待人友善,有时候我真的情愿减寿十年也希望她能活下去。”

提起素卿,江游也是不胜唏嘘。

“手术后素卿就没有联系过你吗?”

“手术前一个月我们聊过,那时候我已经决定参加志愿者工作,素卿也只是祝贺我一切顺利之类,没有谈及自己的打算。手术之后我和你一样,就再没有她的音讯了。”

我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个线索也断掉了。我抬头望天,只觉得眼前一片苍茫,天大地大,素卿究竟身处何方?

“你打算继续找下去?说实话,我也相信素卿还没有离开这个世界,但她决心要躲起来的话,就算你挖地三尺也不会找到的。浚礼,虽然知道会很难做得到,但我还是劝你努力尝试一下,忘记她吧。素卿常说,真正短暂的生命在于自我终结。你已经将自己赶上了绝路,再走下去也是没有结果的,回头看看,珍惜眼前人啊。”

 

走到今天,我依然踽踽独行。身边的人都不相信我能和素卿再相逢,他们认为我还活在一个幻想里面。有很多分离都不一定可以完整,遗憾无时不有。但不能总因为没有一个正式告别就否认分离的事实。时间不会纵容一个人的欲求,无论他拥有多少财富,掌握多大权力,时间都会带来衰老和死亡,这个定律亘古不变。

真的是时候要放手了吗?

 

坐了一会,我和江游回到儿童娱乐所。

美媛听说要走了,脸上竟是一脸的不情愿。

江游笑着对她说:“如果你喜欢,以后还可以再来啊,孩子们都会欢迎你的。”

美媛听了很开心,两条秀美完成月牙状。

“我刚在这里认识了一个朋友,看上去比我大十岁左右,话不多,但很喜欢笑。她教会我很多带孩子的技巧呢。”

“哦,她叫苏琴,是这里的护工,前两年离开丈夫南下工作,不知为何就没再回去了。她原来也是孤儿出身,因此特别了解这些离开父母生活的孩子。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幸运得到父母的庇护,他们从小必须独立,学习生存技能。我们能够提供的帮助其实很有限,关键是让他们宽容和适应客观现状。”

美媛听得很认真,而我则因为打听素卿下落的希望破灭一直情绪低落。

我向前走了两步,回过头对美媛呼唤。

“走吧,我们回去。”

然后朝江游挥挥手作别,感觉是在跟一切虚假妄想作别。江游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人最终要归顺于自然,所有执着到头都要妥协,生活会迎来新的开端。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