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右无名(18)  

2009-09-29 12:17:07|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

 

偌大的宿舍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从未觉得自己会感到孤单。但身边的朋友一个接一个离开我,首先是素卿,然后是志宏,刚刚就是诗盈,连平时像狗皮药膏粘身的小萌最近也忙着飞。我现在是孤苦伶仃,除了网络,我真想不到还能跟谁对话。

凌晨时分的网络仍旧热闹非凡,许多疲惫的、失意的、自负的、悲愤的人正试图打开一个宣泄心情的窗口。我承认我是当中一员,而且是集众家烦恼于一身的大成者。

我打开校版论坛,打算去杀几个帖子解解恨。

按照习惯,我内心的渴求驱使自己点开聊天室板块。虽然知道宁静最近复习考试不会出现在网络上,但心里总有一点盼望她会挂在线上。

不知道是不是怨念强大的人都能轻易实现愿望,宁静的ID赫然出现在用户列表上。

 

(12:20)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你怎么会在?你不是说要准备考试吗?

(12:20)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我在等你。

(12:21)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你等了多久?

(12:21)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三天。

(12:21)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为什么不用QQ通知我呢?我知道你在忙,所以这几天都没来过聊天室。

(12:22)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约定是两个人的事,而等待只需要一个人。我等你,也可以不等,跟你来不来没关系。

(12:22)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那你为什么等我?

(12:23)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12:23)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什么事?

(12:23)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我喜欢你。

(12:23)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

 

我吃了一惊,手指不听使唤地按着Enter键,屏幕上打出一行空白对话。

宁静说她喜欢我?今天我也刚从张璇那里知道素卿的心意,犯不着这么快就让我做出抉择吧。真应了志宏的话,他说我今年是桃花双煞,花开两朵却只能表其中一枝。

 

(12:25)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我想知道,你也喜欢我吗?

(12:25)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我刚才也问了自己,我确实找不到不喜欢你的理由。但问题出现在我身上,我已经有爱的人了。

(12:27)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既然那样,我只好跟你作别了。也祝福你幸福快乐。

(12:27)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为什么做不成恋人就不能做朋友?一定要如此决绝吗?

(12:28)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澳洲这边漫天风雪,依靠幻想生存反而令人更脆弱。等冬天过了我们再相见,好吗?

 

就这样,宁静成为第四个离开我的人。今日黄历批言:宜嫁娶,忌远行。

我和宁静虽然静止在两个国度,但两颗心交错后渐行渐远,正中谶言。

这会不会是一个不好的兆头,天亮后我就要起程去见素卿,是否我的嫁娶之人不在千里之外?

 

带着疑虑一夜没睡好,我在汽车上昏昏沉沉地颠簸了三个小时,在掌灯时分终于来到素卿家门前。

这是一栋老式洋房,如今在郊区才可能看得到。尖尖的房顶远看犹如一双翅膀翔游于半空,丰厚的羽翼带来安全与舒适。房子主体很宽敞,被明亮的灯光填满,东侧有两个小开间,应该用作摆放杂物,旁边是自家开垦的田地,用篱笆围了一圈,种着蔬菜和瓜果,院落有一角用纱网盖着的,隐隐约约看到盛开的百合花。

 

我轻轻敲了门,转瞬间一位年近五十的中年妇女开门走了出来。黄昏余晖下看到的是面部轮廓圆润分明的一个女人,可以推测出她年轻时肯定是端庄隽美的大家闺秀,她应该就是素卿的母亲。

 

“阿姨您好!打扰了。我是素卿的同学,顺路把她的结业证件送过来的。”

“呵,你好!这位同学辛苦了。来!进屋里坐。”

“阿姨,您叫我浚礼就行了。”

素卿妈妈一脸慈祥悦色,带领我走进大厅。

大厅正中的沙发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两鬓早已有些斑白,可仍是精神矍铄。他正在翻阅今天的晚报,见到我也和蔼地对我点头示好。

素卿妈妈抢前面替我做了介绍。

“今天咱家可真是热闹啊,中午来了一个叫江游的,那孩子可懂事可会哄人开心了,我们两老挺喜欢他的。现在他不正和我们闺女在外面散步么,我想他准是卿儿的男朋友。程同学,你认识江游吗?”

我呆呆听着这些,心里那种不详的预感应验了。

“喔,我在学校搞地下工作似的,认识的人不多。”

“这位同学你真会开玩笑!今晚谁都不能走,一定要尝尝咱妈的厨艺!”

“不要丢人喔。”素卿爸爸突然变了调严肃地对老妻下达命令。

“少来。”素卿妈妈假装嗔怒地捶了老伴一下,素卿爸爸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仿佛在看着一部童话故事,两夫妻患难与共几十年后还能保留这种诙谐的生活情趣,真是难能可贵。也只有真正把对方的生活当做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以诚相待、互相尊重,才会有如此恩爱美满的婚姻。

 

我被招呼到沙发上,百无聊赖之际目光遇到茶几上的留影。

相框里放着一张全家合影,素卿的样子还只是七八岁光景,一看就知道是美人胚子,虽然稚气未脱,但更显清纯可爱。在素卿身边站着另一个女孩,看样子比素卿大两三岁,大概是她的姐姐。在讶异她们姐妹间怎能散发出同样让人着迷的气质时,屋里的大门敞开了。

我真后悔我是那个急不可耐转过身去的人,只见素卿和江游,或者江游和素卿,手牵着手走了进来。两个人说说笑笑,似乎完全没发现我就坐在距离他们不到三米远的地方。

素卿爸爸看出我的窘迫,连忙给素卿打了个招呼。

素卿对我的到来表现得不意外也不关心,只是淡淡地说了声,来了?

我没有应声,因为我怕一开口,眼泪就会先流出来。

素卿转身回到自己房间换衣服,阿扁显出特别热心的样子,自动自觉跑到厨房里边帮忙张罗晚饭,明摆着把自己当成家里的一分子。相比下我倒显得局促和客套了,我仿佛有一种被所有人排斥的感觉,我想逃,只要逃离这里到哪都可以。

 

晚饭开始了,我坐在素卿对面,而她身边是那个让我甘心触犯刑法被判死刑的江游。

他真的很欠扁,整个饭局中,他一直在装内行地谈天论地,还不时关怀备至地往素卿碗里送菜,令人心酸的是,素卿还表现得异常欣然。

旁边坐着的素卿妈妈看见了也忍不住嘴,啧啧称赞道:

“这孩子可真够体贴,谁要能嫁他当媳妇就真是前生修来的福分啊。”

我自顾专心用餐,企图将注意力从他们身上转移开来。

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我愈是努力从局中抽离,就愈是泥足深陷。

“程同学,你交女朋友了么?”真想不到阿姨还有兴致扯到我这。

“我……”我耳根赤红,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素卿,她若无其事地把目光溜开。

“我哪有福气交女朋友呢。”

“程同学你别开玩笑了,你在学校可是俘虏万千少女芳心哦,怎会没有对象!”

阿扁也插嘴搅拌起来。

“江同学也不必谦虚嘛,我当部长时可是久闻你风靡校内十六大系所,八大部门哦。我可是望尘莫及啊。”

“程部长哪里的话,叫你哥的妹妹应该为数不少吧。工作之余还要照顾她们,程部长真是不遗余力啊。”

“江部长你也……”

“我吃饱了。”素卿猛地放下碗筷,抽身离开饭桌。

这套迅疾的动作遏止了我和江游间的唇枪舌剑。

场面一度僵持下去,谁都没料到素卿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端起碗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是素卿妈妈经验老道,她连忙赔了个笑脸说:

“卿儿一定是空着肚子吃糖水了,我们不管她,继续吃!”

“对对对,少说话,多夹菜。”素卿爸爸也赶紧附和着。

都吃了些什么我已不大记得了,但我依然看得出她抽身离去时的眼神,是哀怨的。

 

吃罢了饭,和素卿爸妈瞎扯了几句,我就动身辞别。

素卿妈妈热心肠要留我过夜,我推却说家里还有事情要办,必须赶回去。

阿姨见我坚持要走,也不多作挽留了,只一味交代路上要小心之类的话。

临出门前,我逐一跟叔叔阿姨道别,送给阿扁一根中指,最后对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素卿说:

“能送我一程吗?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胃痛,走不动。”冰冷的语气。

我怔在门前,只感到左右为难。我万万没想到素卿会这般决绝。

“卿儿,你就陪程同学走走吧。”阿姨也规劝道。

“妈!”素卿哽咽着喊。

坐在素卿对面的叔叔这时看着我,微微摇了摇头。

“那算了吧,你好好保重。”

我脱下背包,从里面掏出在“心心相印”照的相片放在她身边,还有一颗破碎的心。

“我走了。”

 

我独自来到江畔,伸出手触摸漆黑的夜,对岸是万家灯火。今晚月圆,是属于亲人团聚的夜晚。

可是我形单影只像游魂一样浪荡在熙攘的大街上,我任由自己流着泪,不管路人的指点与嘲笑,属于我的伤悲没人可以为我分担。

别人的欢笑与我何干?我的欢笑又在哪里?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只有我走了,他们才会有属于他们毫无拘泥的氛围,而素卿,也不需再为了顾及一个外人的感受把好的心情给糟蹋掉。

我就连最后要对她说的话都没机会说出口,她不想听也不想看,她只想把我关在心门之外。至于答案是什么那已经不重要了,我心已碎了梦亦醒了,一切都可以付之东流。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