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17)  

2009-09-28 10:18:10|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

 

大四没过半年,我便草草把毕业论文呈递上去,我跟教授的关系还算不错,因此他们并没有问我一些关于火星人的问题。推荐信批下来以后,我就开始没心没肺地找起工作来。

每天穿梭在残酷的人才交流市场,周旋在尔虞我诈的商场竞技中,我不禁发现这社会已蜕变得冷酷无情,在权术鼓惑的年代,道德可以看得很轻,人性也可以妄然弃置。

 

我去一家金融顾问公司应聘,人事部的经理就一直在问我爸妈的资料。当我告诉他我爸很可能跟财政局局长他妈有一腿的时候,他怀着无比敬畏的眼神看着我,我说那次局长玩忽职守亏掉股民3000多万,我爸当场就问他想要个弟弟还是妹妹。

说完后,经理就叫我回去等消息。

 

两天后,我去一家医院应聘财务人员,刚走到门口就见一女从人事部办公室走出来,据我私下选修的《东瀛爱情动作电影赏析》这门课程观察,可以推测五分钟之前是问诊阶段,四分钟前开始手部推拿,一分钟前完成身体检查。这位领导的办事能力果然雷厉风行,三分钟之内完全了解一位女求职者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实在令人心生畏惧。

 

当我告诉志宏我决心要做一个坏人时,他只苦笑着在我肩膀上拍了两下。

然后他告诉我他已经决定到澳洲那边帮他父亲打理生意,其实我早就料到了,兴隆家族企业的担子不杠在他肩膀上还能往哪里搁呢。志宏也知道这是他的使命,他没有想过要逃避。但我知道他心里始终怀着一个人,那就是诗盈。

三个月前,我终于相信他和诗盈是真的分手了。他们的冷战持续了将近半年,这漫长的六个月当中他们之间再没有过任何联络。失去沟通的恋人,又怎能把一份恋情维系长久呢。

尽管曾经是相知相守的两个人,都能被时间教唆猜疑埋怨彼此出卖,最后扯破脸皮各分西东。更何况是心意不能互通的两个人,大概在没成为恋人之前,就已经是敌人了。

 

汇演之后,我就再没有素卿的消息,但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却是在前些日子。

志宏怕我受不了面试的刺激会导致心理变态,所以他嘱托李小萌抽些时间来陪我,于是小萌又拉着我在校园里乱窜了。我开始怀疑空姐比大学生更自由,放假比工作还要多。

如果换作平时的我,大概不会闲着没事跑到大门口溜达。但李小萌似乎对这些景物有很浓厚的兴趣,真不知道是她来陪我,还是我在陪她。

就在我为她拍照的时候,我惊讶发现镜头对准的不远处有一个令我魂牵梦系的身影。我慢慢放下相机,看着她,尽管她身边站着那早已挨千刀的江游。素卿也看到我,他们停在我面前。我的目光骤然放在他们手中的行李,是毕业旅行吧。

小萌这时很好奇地探过头问:“你们是我哥的朋友吗?”

素卿蓦地抬起头来冷冷看着我,那眼神如同死灰一般。我完全把她这最后这一瞥记在心底,包括她的愤怒,嫉恨和无望。

我们没有交换一句话,她便独自走开了。

 

过后一阵子听外语系的人说她提早结业回家,也有人说她出国留学了,更有人说她被某集团的富家公子包了做老婆。

显然,这就是信息全球化的结果。

 

生活部的工作我已交给学弟打理。自那次省汇演结束后,省文化厅高度赞扬了我校的文艺工作开展到位,学校在总结会上也点名肯定了生活部的工作。自此生活部在学生会声名鹊起,生活部部长自然也成为了校内的风云人物,虽然还是有不少人当面问过我生活部部长是谁之类的问题。

 

散伙宴上我把前辈勉励我的话嘱托给学弟,希望他会把这份坚持的精神继承和宣扬下去。想到两年前我就是在这里听着前辈谆谆教导,两年后我才发现时间倏地过去了,好像是刚摆好Post的我们,马上就变成了如今拿着照片一边追忆一边唏嘘的我们。由于看不惯生离死别的场面,我和志宏在饭局完了后就提前离场。

乘着酒兴尚存,我和志宏提着一打啤酒到宿舍顶楼畅饮饯别。不少人已经搬离大楼,奔赴到祖国各地展开一段新的旅程。曾经为了圆一个大学梦我们从五湖四海相聚,现在梦圆人醒了我们又要散落天涯。人生就是在聚聚散散、离离合合当中让人心死无悔,一切都不该为之悲喜,因为一切都是短暂的,没有什么必须记恨,也没有什么需要期盼。

 

今夜人影寥落,空气冰冷带刺。我们伤痕累累地躺在水箱上,看着满天星斗,回忆起很多以前的事情。原以为大学四年是艰苦而漫长的,竟想不到今晚比这四年时间还要艰苦,但依然感觉短暂。

只要等天一亮,我就要跟我的大学生活说一声再见了。

 

志宏的签证批下来好些日子了,但他的行李箱好像永远填不满,三天两头又翻箱倒柜整理一遍。他在这里还不能割舍的人就只剩下诗盈一个,虽然他嘴上从来不说,但他每次看着装满幸运星的玻璃瓶都会流露出眷恋与怜惜。这种痴情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变成失望与沮丧。

 

志宏离开那天只有我去送行,他并没告知其他人离去的消息。看不见不代表相去甚远,只要没有反复告诉自己远离的事实,即使江湖水远也不会感到生疏。

把志宏送上火车后,我突然很想到Missing You喝一杯Cappuccino。

靳轩此刻在何处无人知晓,不知道他找到方晴没有。品尝着香甜的咖啡,心中却忍不住泛起酸楚。

回想起刚才在火车站发生的场面,我确实有那么一点伤感。

 

志宏从行李包里抽出一件xx牌内裤,纯棉质地。

我一下子傻了眼,只听见那个白痴说:

“这条内裤曾经见证过我们的友情岁月,我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就偷了出来。”

“……”我感到胸口热血沸腾,有吐血的冲动。

“你不用担心不够穿,我把自己那件洗破两个小洞的留了下来。”

如果我能发现地面上哪一块板砖是松动的,我一定会抄起来当场把他拍死。

 

车靠站后志宏一骨碌抛下了所有行李,紧紧和我拥抱起来。

那一刻我还是觉得很高兴的,为结识这个好朋友而高兴。

 

“珍重!”他拍了拍我的后肩。

“珍重!”我使劲捶着他的后背。

 

志宏上车后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

“爱没有对错,但是如果确定是对的,那就坚持到底吧!”

他是第一个把“如果”和“但是”放在一起的人,而且他还告诉了我。

 

Missing You对面新开了一个花铺子,铺子的名字叫Promise。这虽然是大学校区周边的商业区,但两家店以英文名字相对的例子确实不多。而且连起来读就是Promise missing you,很难不令人怀疑两家店的主人可能有一腿。

如果有第三家店叫“Forever”,那显然出现了第三者。

再有第四家店叫“Never Let Go”,那关系就复杂许多了。

假设陆续有商家加盟,我想等这一条街开满了英文名字的店铺,一本英文爱情小说也就写完了。

 

我在Promise的店门前伫立良久,因为店里面密密麻麻摆放着的百合花勾去了我的思念。

那是素卿最喜欢的花。

花店主人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原本清秀的眉目不知为何有种化不开的郁结,她要是笑起来,怕且又要倾国倾城了。但很多人宁可花千金去买佳人的一个笑容,就连周幽王也上演烽火戏诸侯为求褒姒动容。美丽女人的笑与快乐,有时候就是男人的成就。这些天下间最富有,最有权的嫖客,命脉都掌握在一个女人手中。

花店女主人推开玻璃门,招呼我进内看看。店里规模不小,装潢工夫也很细致,我想开这个店与其说是要赚钱发财,还不如说是一种兴趣爱好。光这样的投资,少则十年也回不了本。难道这个女人也是某个富豪的命脉?

 

“随便看看吧。花店新开张,百合花都是免费赠送的。”

“不要钱的?”我只要一听到免费两个字,全身心都会感到兴奋。

“嗯。”店里的电话响了,“不好意思。”

她转身拿起台面上的电话,关于搬运货物之类。

“对,我叫方晴,你们把家具送到这个地址……”

我在身后猛地感到震惊,方晴?她会不会就是靳轩要找的方晴?

我按捺着内心激动的情绪,这个答案是我和素卿都很想证实的。

等她放下电话,我把选好的花递给她包装。

“老板你说可真巧,你叫方晴,我有一个朋友靳轩,他的女朋友也叫方晴。”

“是吗?这个名字很普通,有重名的人也不稀奇。”虽然老板娘表现得很淡定,可当听到靳轩这个名字时还是忍不住抬起头往侧边无意地寻找。

“可是他女朋友跑了,他在外面找了三年都没找着。”

“一定是你朋友做了什么事情对不起他女朋友了吧。”她幽怨地叹了口气,继续埋头包装。

“为什么不可能是误会呢?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会辜负别人的。”

方晴转头看向门口那边去,把包装好的花递给我,说:

“我还要招呼其他客人,先生有空再来吧。”她走出柜台经过我身边停了下来,“还有,你朋友的事应该由你朋友去解决,我们做外人的管太多似乎不太好。”

看样子方晴还没有知道整件事情的真相,她依然觉得靳轩是个寡情薄幸的负心郎,是他让自己成为家族婚姻的牺牲品。不过方晴说得对,三年的误会不是我一个外人能够说得清楚,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之间的结还是应该留给他们自己去解。

我告诉方晴,爱情的绝美之处在于她不曾允许奇迹发生,也曾经孕育过奇迹。

我望着Missing You的牌匾,心想它是时候换个名字了。

 

临走之前,我想把和素卿有过记忆的地方都走一躺。这次离开后,也不知何年何月再有机会故地重游。

当我走到“心心相印”时,看到我和素卿的相片已经被放大挂在了壁橱上,而在前面则仍然摆放着那套真丝蝉翼婚纱,当日的情景清晰如昨,一丝一缕又浮现在眼前。照片里的素卿冰清玉洁展露出幸福的笑容,这是我曾经信守亲自给她带来的笑容,如今是否依然笑靥如花呢?

 

老板娘老远就看到我,还亲切拉我到店里说话。

“小伙子,我可等你好久了!相片洗出来后你们就没来过,所以我选了几张照片擅自放大了挂起来。你知道吗,照片挂上去之后马上就招徕了几桩大生意,来来!这是我给你们留的相片!”

当我从老板娘手中接过照片的时候,眼泪竟不自主地夺眶而出。

在绝望的公车上,在顶楼水塔的夜晚,在与志宏分手的车站,我都成功地将眼泪掩藏在心底,可是我唯一不能面对的人,却是我自己。

此时此刻,我心里、脑海里就只挂念着一个人。

 

我决定到女生宿舍碰碰运气。

还好宿管阿姨一眼就把我认出来了,估计是三番五次的检查让学生自觉把宿舍楼打扫干净,给宿管阿姨省下不少工夫,她为此还常常盼我常来光顾。

阿姨翻开名册,拨通宿舍的内线电话。等了不太久果然有人走出来。

是第一次在外语系大楼见到的短头发女生。

没等我开口发问,她便自己介绍起来了。

“我叫张璇,是素卿的室友。素卿都走了,你还找她干什么。”

她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张璇瞟了我一眼,再说:“理亏吧,觉得自己做错了吧,真不知道素卿喜欢你哪一点。”

我心头一惊。

“你说什么?素卿她喜欢我?”

“你真是个呆子,虽然素卿没说她喜欢谁。但每次跟你出去她都会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回来的时候不是喜形于色就是愁眉苦脸,如果这样都看不出她是在乎你的话,那干脆挖掉眼睛做瞎子吧!”

张璇的嗓门很大,经过身旁的女生都用鄙夷的眼神扫视我。我想我临时兼任了Live版的陈世美。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也没兴趣听。我认为你应该亲自去求个答案,喏!这是素卿的结业证件,还是由你送回去吧。”

 

张璇最后留给我一叠文件,还有素卿的详细住址。

我把这些都带回宿舍,心想它们会是我得到答案的凭证吗?

我想起素卿离开前看我的那个眼神,饱满哀怨和绝望。

素卿一定有她的苦衷,我又何必再一次去伤害她呢!

 

正当我踌躇不安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了。

“我在楼下了。”电话那头传来久违的一把女声。

“好,我马上下来。”我当然知道那把声音属于谁。

半年没见,诗盈依旧美艳动人,只是少了以往那种傲慢公主的姿态。

“浚礼,你还好吗?”

“我很好啊,呵呵。”

“你不用瞒我了,你的事我也知道一点。”我的伪装被她一语道破。

“他……他也好吗?”

“志宏今早走了。他留了个东西没带走,我想还是交给你比较好。”

我拿出那罐装满美好愿望的幸运星,那里面全是志宏要对诗盈说的话。

诗盈的眼眶顷刻红透了,看到那么拙劣的手工,傻子都知道是出自一个笨人之手。但这个人对诗盈来说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浚礼,我以前就是太任性太不懂珍惜了,我以为爱一个人就是要他给你证明一切,结果到最后我才发现原来最难以证明的不是他对我的爱,而是我对他的情。”

她擦了擦眼睛,浅浅一笑。

“今天我也要跟你道别了,明天我就去找他,留在他身边一辈子都不走了。”

“那样很好啊!其实我知道志宏那小子心里还是很牵挂你的。”

诗盈赧颜笑笑,说:“我没打算弥补什么,我只想开始另一段生活。浚礼,你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但千万不要以为时间会为你倒流,别到最后才追悔不已啊!”

诗盈最后给我一个拥抱,我与她十载同窗情,今天才觉得分外珍贵。

但路过的男生投过来歆羡的目光干扰了我酝酿已久的这份感性。

你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是Live版的陈世美了吧。

 

宁静说过,时间不能让一个人重生,只有在时间的推移下改变对以往事物的价值判断,生命才能如常地与时间吻合。

时间是素卿用来麻醉我的药剂,她不想让我再受到伤害。

但我又怎能够自私得让素卿一个人独自承受所有的痛苦。

 

“爱没有对错,但是如果确定是对的,那就坚持到底吧!”

“我认为你应该亲自去求个答案……”

“千万不要以为时间会为你倒流,别到最后才追悔不已啊!”

 

我拿起和素卿合拍的婚纱照,抚摩着她的脸蛋。“要等我啊。”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