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15)  

2009-09-23 10:25:04|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

 

问题终究是要面对的,特别现在是在风口浪尖上。

第二次排练的期限快到了,而这次排演需要演员正装登台。前一天我就收到了省部发过来的信息,敦促演员落实好服装和化妆设计的工作。

我认为带着私人情感去处理工作问题是非常不可取的做法,此时我正面临这个问题的困扰。我不能把梅素卿客观看成是一般的合作伙伴,她在我心中已经是恋爱的对象,我对她的照顾完全是私心使然。但距离出演的日子不远了,如果我现在放弃这份工作,那么就等于放弃了最后和梅素卿相处的时间,我还没有想过生命中不再有素卿出现的生活应该怎么过。

 

在矛盾又忐忑的心态中我变得闷闷不乐。

与素卿在一起时我总是满腹疑虑可又找不到好的理由发问,而她也开始有意无意回避我的眼神。

这段时间志宏代替我开展生活部招新活动和工作交接的事情,失恋之后的志宏似乎变得成熟又有干劲,他偶尔还会虚心向我请教一些管理心得。我想他的事迹应该可以发表在“穷凶极恶之徒洗心革面系列传记”的专栏里边。

宁静也说澳洲那边要开始考试,她最近应该都不会上网了。

要是这还是以前的我,那我会选择用数脚毛的方法去打发多余的时间。不过就在不久前突然变成非独生子女身份的我,必须开始习惯有个刁蛮妹妹时常前来骚扰的生活了。

李小萌最近没有飞行计划,她除了花时间在家里把我爸妈哄得六亲不认之外,其余时间都游荡在我的学校里面。看到我载过梅素卿出入宿舍区的守卫大妈惊讶地看着小萌缠绕着我手臂走过她面前,但惊讶的神色马上转为鄙视。我的角色也由前些时日的负心郎变成了午间剧场的花心公子。我想梁朝伟在享受激情戏的同时,兴许内心也充满着许多无奈吧。

刚开始我还很耐心地跟路过的熟人解释她是我妹妹,然而最后就只能尴尬地以笑相迎。因为根本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你会相信一个人掏出避孕套来只是想吹个气球玩而已吗?

不过小萌真的是一个快乐精灵,跟她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轻松愉快的。虽然被她挽着手臂的时候我很想高举双手投降,心里害怕梅素卿看到这一幕要误会什么。

 

幸好再一次见到梅素卿的时候并没发现她有任何异样,心里一阵窃喜。

“干嘛那么高兴?”我的心理活动一向逃不过她的法眼。

“没、没什么,今天你好漂亮,所以心情就特别好。”

“口甜舌滑。”素卿娇嗔一句。

她今天穿一套紫色挂肩束腰连衣裙,左边香肩毕露,可以清晰看到冷艳的锁骨闪耀出锋芒,皮肤光滑细嫩,似乎吹弹可破。杨柳腰肢迎风招展,衬出姣好的身段。美丽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果然是种暴力,我感觉鼻子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就要流出血来。

“我说你只要往时装市场一坐就马上能赚钱。”

“你当我乞丐啊!”

我的脑袋又开始破土动工了。我猜她没能理解我说的是活体模特的职业,不过幸好她没以为我当她是站街小姐,否则我的脑袋早塌方了。

 

由于素卿穿的是中长裙,按道理她会选择侧身而坐,我有点担心我的腰间盘将会爽到脱节。

素卿轻轻扶着我腰上,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她早已是满脸绯红。

“坐稳咯,要出发啦。”

“别开太快啊。”

“放心,轮子还会在地上的。”

如果不是戴着头盔,没准我的脑袋要盖起洋房了。

 

一路上,阳光很暖和,洒在身上有种毛孔舒张的感觉。

如果我的神经没翻译错的话,梅素卿放在我腰间的手应该有些颤抖。

我故意踩下油门加速,梅素卿吓得连忙把我抱住,我则是在吃吃地坏笑。梅素卿回过神来就气了,用力在我腰上掐了一把。

“啊!”那个痛啊,我的五官几乎全扭在一起,“喂喂!大小姐,再这样下去要上明天头版新闻的。”

“你最好放安分点!”小魔女用戴着头盔的头撞了我一下,双手却抱得更紧了。

 

基本上一个人每天需要进食三餐,可这世界上偏偏就有一种动物可以颠覆这个规律,那就是女人。当服装店的时钟走过中午一点后,我像腹部中枪的烈士,一只手捂住伤口,另一只手奋力支撑身体。店里的小MM几度走过来询问我是否不舒服,我摇摇头,坚毅地回绝:“革命尚未成功。”

小魔女在试穿第二十一套衣服出来后洋洋得意地看着我,可能由于饥饿过头,我眼前开始出现幻象。

“神仙姐姐,我昨晚梦里还见过你呢。神……啊!”一记重击敲在了头顶上。

“神神神,神经病啊你!”梅素卿瞪大浑圆的眼睛俯身盯着我,“算吧,不折磨你了,去吃饭吧。”

“谢谢大仙。”我似乎是抽泣起来了。

 

如果你看过《我的野蛮女友》,那你一定记得车太贤从拘留所出来后是如何仇恨这世上的食物。现在我体会到了,那是一种恨不得茹毛饮血,生吞活剥的仇恨。我不知道佛祖是不是在吃饱饭长胖身体之后才出家的,反正我制造了一大桌动植物的残骸,按道理说是应该下地狱的。

梅素卿似乎不屑跟我抢肉吃,她的筷子只消灭了几根青菜,果然是神仙。

等我吃饱喝足了,发现小魔女早就无心恋战,她的眼神放在我身后的地方,看得十分入神。

我转过身子,透过玻璃墙发现大街对面有家正在装潢的婚纱店,大概会在近期开张的样子。

“哟,有人急着要嫁人咯。”

“白痴!”梅素卿瞪了我一眼,拿起身边的手袋转身就走。

“喂喂,等等我啊!”

我匆忙结了帐跟着追出去,还好赌气的女生不会走得太远。

“那个……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开这样的玩笑,真是对不起。”

我窜到梅素卿面前连忙赔礼道歉。

“你要我原谅你?”

“是是是!”

“那陪我过去瞧瞧。”

“啊?”

“反悔了?那我继续生气咯。”

“不不不!”

“那还不走?”

“GO!GO!GO!”

“白痴!”

 

婚纱店的名字叫“心心相印”,工人正给牌匾上漆。

小魔女好像被放在玻璃橱里面的一套真丝蝉翼婚纱给勾去了魂魄,只见她双手扒在玻璃上,眼神痴迷得可以融化任何隔阂。我想她在发功试图软化这道玻璃墙。

我催促她快走,说油漆掉在衣服上可不好洗掉。

“我站了好多年,不会走了。”

梅素卿突然说起糊涂话,样子楚楚可怜。我默默看着她,用身子替她挡住面向油漆的方向。

 

不巧,婚纱店的主人恰好看到这一幕。

她笑着走到我们跟前,用说大媒的口吻招呼我们:

“年轻人,要挑婚纱、礼服吗?本店刚开业所有服务都有八五折优惠!”

“阿姨,您误会了。我们只是朋友,而且还是学生。”我忙解释。

“哎哟!那就可惜咯!看多般配的一对金童玉女啊!”

“阿姨您真会说笑。”听到老板娘如是说,我在心里暗爽了一把。

我用眼角偷偷瞟了瞟身边的素卿,她像答不出问题的孩子,满脸通红地擦着掌心,低下头用长发遮住半边脸。

“这样吧!我正愁着找不到模特给我的门面照一辑相片。如果你们愿意当临时模特的话,我可以免费送你们一辑照片。”

“好啊!”没等我反应过来,素卿已经激动得抓住我的手臂,眼睛中绽放出神光异彩。

 

第一次穿西服打领结的感觉有点怪,衣服硬邦邦的套紧全身,连弓一下腰都感到困难。

化妆师叫我洗过脸后就一直在弄我的头发,正当我想搞清楚洗脸跟弄头发之间到底有什么逻辑关联时,我脸上就被抹上了一层黏糊糊的胶冻。化妆师的手法让我确信她是学陶塑出身的,因为她正企图将我长得不算标致的面相加工到理想状态。

大概捏制了半小时,化妆师总算宣告罢手。她抬起手擦汗的动作,让我想到她是在拭去眼角挤出来的泪。想必是因为取得一项艺术上的奇迹而感动吧。

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真的很感谢化妆师给了我重新做人的机会。

嗯,我看梁朝伟那小子去年拿奖也就差不多这样。

原来这世上不可自拔的除了牙齿和爱情,还有自恋。

 

正当我对着镜子暗暗发情到了无法自救的同时,素卿穿着那套让她着魔的真丝蝉翼婚纱从另一道门款款走出来。

她宛如一个降落在凡间的天使,将自己的羽翼化作一身赛雪欺霜的绫罗纱织,美妙得如画卷缱绻铺陈,动容得如诗篇娓娓道来。

婚纱的材料是上乘丝缎,编云织巧天衣无缝,质地与人亲近后变得温润柔和,就像女子的肌肤剔透无暇。抹胸处两道凛冽的锁骨艳丽得婉若翩跹飞舞的彩蝶,与婚纱上精美的碎花刺绣互相应和。侧腰位置的束带是一只薄如蝉翼的蝴蝶结,仿佛是因芬芳和美丽而停留。裙摆百褶绵长,顺着修长的美腿像银练一泻如注,激起的水花氤氲成袅娜的云雾,看上去如同置身于仙境当中。

素卿脸上略施淡妆,睫毛被拉高,眼帘做了淡紫色的彩影,嘴唇也涂上绛红色的口红,长发被盘成端淑的头髻绑上紫红发带,套上素雪般洁白的头纱,一直逶迤至背部。

 

素卿走到我面前,嫣然一笑,面带羞涩地问:

“好不好看?”

“没我好看。”

拜托!就不要问我头壳上的工程是第几期啦。

 

摄影师调好灯光以后,该是我们出场了。

我接过素卿抬高的右手,贼兮兮地走到镜头前。

“新郎,请把头抬高……好!手不要攥着裤缝……好!表情稍微宽松点……”

我像是被逮捕的罪犯站在相机面前准备照相备案。

“新郎、新娘请靠紧一点……再靠紧一点……”

我嗅到她发际飘散出的香水味,竟不自觉地开始发痴。

我用余光瞄了瞄素卿,她的眼角露出会心的笑意。

我伸出颤抖的手去环抱素卿,只感觉她的柳腰柔弱无骨。

“很好,现在新娘慢慢去亲新郎。”

我的心扑通扑通在乱跳,脸上赤红得火辣火辣。正当心想着素卿会不会不愿意的时候,我感觉左侧脸上好像被啫喱轻轻触碰了一下,冰凉冰凉的,蜻蜓点水般一带而过。待我回过神之际,摄影师已经连连高呼好了好了!

剩下的时光在摄影师的镁光灯中被定格成影像留存在胶卷里面。当再看到这些画面重现时我或许猜不透关于这段记忆会有几分真实成分。

而我只知道,此时此刻,她就是我的新娘。

 

换下礼服后我几乎瘫倒在沙发上,我的三魂七魄仍然游离在刚才的梦境里面。

趁素卿还在更衣室卸妆的空挡,老板娘显得非常满意地冲我说:

“我们老蒋说呀,他这辈子拍这么多新娘子当中,就从来没遇到过像今天这么美丽的新娘!小伙子你福气可真好!要好好珍惜啊!”

“老板娘您教导得极是!极是!”我连声附和。

“照片洗出来记得回来拿喔!”

“阿姨您真是好心肠了。”

 

折腾了一个下午,在天还没全黑之前,我总算把素卿平安送回宿舍。随后我一人骑着车沿江滨跑了一转,迎着舒爽的晚风,怀念被素卿抱紧的感觉,怀念抱紧素卿的分秒,怀念脸上那一下冰凉。假如记忆像录像带可以重复倒播,那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留住今天的甜蜜。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