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14)  

2009-09-23 10:22:01|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四

 

在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妹妹的第二个星期,这个自称百行孝为先的妹妹开始催促我带她回家见见干爹和干妈。刚开始我以为她在开玩笑,因为这个年代私下认亲的年轻人比比皆是,却没有谁隆重得要拜见父母。可是当李小萌提着燕窝、人参、水果等等东西来到我宿舍楼下找我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是认真的,而且刻不容缓。

无奈之下我只好跟她搭上计程车,一路上她用一根香蕉顶住我腰部,像特警护送罪犯一样把我押解回家。如果我爸妈看到这样子,肯定认为是我负了这家姑娘,现在她亲自提人来索取公道。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高举双手转身问她:

“真的要见?”

“真的要见。”

“非见不可?”

“别那么多废话,钥匙拿来。”

小萌把香蕉塞进我嘴巴,从我的衣兜里掏出钥匙。

 

小萌凭借自己多年的高空服务经验和那张杀死人不用抱歉的美丽脸蛋,只花了五分钟就将我爸妈征服了。

别问我爸妈对于家里将要多出一个妹妹有什么反应,如果国家规定只能养一个的话,我想他们会选择把我卖掉。

在博得我爸妈的欢心后,我终于得知她急切造访的真正目的。

小萌说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她跟着妈妈一起过,然而妈妈年轻还想再嫁,小萌不想成为妈妈的负累,所以高中辍学就进了航空学校接受培训,结业后一直工作到如今。不过现在她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总觉得不安全,但又苦于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我还真不知道小萌身上有这样一段凄惨的过往,听着听着心里就泛起酸意来。我老妈就更不用提了,她是那种看着电视剧,不管男主角说什么“我走以后,你要坚强,好好活下去。”,“不要哭,我没事。”,“别哭,我想看到你笑。”之类的对白都会哭得稀里哗啦的人。老爸每次见了颇为得意,他说连这么俊俏的小生说的话你老妈都不听,而我只要稍微不耐烦地喊一句“做饭去”,她就会自动自觉淘米做菜去了。听完后我只觉得这些年来老爸活在娱乐圈的压力之下,变Q了。

一开始老妈就抓着小萌的手舍不得放,等到小萌以六神无主的状态结束这段悲惨的告白后,我看到老妈的手开始颤抖,然后带着几分激动情绪开口就说:“闺女,你哪里都不要去,来我这里,让干妈陪着你。”

我的心瞬间寒了半截,剩下的半截也立刻被老爸放进了冰窖。

小萌看到我爸妈都答应让她搬进来,故意抛给我一个得意的眼神。

 

就这样,李小萌就真的住进了我家。不过由于她的工作会使她三天两头消失于这座城市,所以她逗留在家里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但这也足够令我爸妈欢天喜地地期待李小萌归来的日子,而我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走他们从不过问。有一天早晨我从房间出来碰见我妈,她疑惑地盯了我好久才问:“你是浚礼的同学吧?”我当时拿着剃须刀就想引颈自尽。

 

当志宏知道我私下认了这样一位绝色MM之后,他的反应跟我妈的一样,双手激动得不停地颤抖,不过那双颤抖的手正紧紧掐住我的脖子。

他认为我这种做法完全是在自毁姻缘,有美女主动示好我拒绝了,美女主动要见家长,住进家我不懂献殷勤,像我这种暴殄天物的人,在军校里面是要拉去打靶的。

“你脑袋被驴踢过是吧,现在‘青霉素’明显是一剂量两份用,不过给别人的量可以起效,给你的大概加了迷幻药,只能让你在麻醉中昏死。现在好了,来了个神仙姐姐说要搭救你,你却说你真正的身份是情圣。我奉劝你Don’t zhuang bility,it leads to leipility。”

“嗯,再用力掐一下肩膀。”他的力度掐不死人,只好当作是按摩。

“还好你一脚踏着两条船,现在大船改行换道,你坐上小艇也不至于淹死的。”

“你说什么啊?”不知为何,只要一听到关于梅素卿不好的话,我的心情就会毛躁起来。

“干嘛这么无奈,你不是还有个网络版的林MM吗?怎么,‘网’事不堪回首了?”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因为你。”

志宏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自个躲到墙角画圈圈去了。

 

因为上次无故放了宁静鸽子,后来即使给她发去信息道歉,但内心总觉得辜负了别人。像宁静这样聪慧可人的女孩肯为我献唱,怎么算都是我前生积下的福分啊。

这些年来在精神上我渐渐养成了对宁静的依赖,每当我遇到烦恼或疑问都想第一时间对她倾吐,而她总会认真聆听和解答。像志宏说的,很多时候我觉得她更像是一个恋人。

这年代网恋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君不见因为网恋被骗财骗色导致家庭颠覆的案例多如牛毛,但无一不是负面新闻,骤时令大家谈“网”色变。

网络是个大的包装工厂,通过言语润色渲染便可娱乐大众,更不用说是只对一个人不问过去,只谈风月了。痴迷于文字诱惑的人只看得见对方说爱你一万年,听不到心里说的是爱你一万元。

曾经见过一个帖子,题目是《真相背后的克罗地亚》

5分钟后,一篇题为《真想背后的樱井莉亚》诞生,内容空泛,但点击率数以万计。

每个人都说网络瞬息万变,其实多变的是人心而已。如果大家彼此都以真诚相待,不管是否有网络这种形式,结果都不会酿成悲剧。

 

连线,上网。

 

(1:09)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是不是女人也会花心?也喜欢跟很多男人暧昧?

(1:09)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女人也是人,这个问题不应该分性别而论。

(1:10)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为什么女人会当着一个男人,故意去伤害另一个男人?

(1:11)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你问的是同一个问题。女人选择这样做有各种原因,或是另结新欢,抛弃旧爱;或是演一场戏摆脱她不喜欢的人;又或者她心里太爱这个男人,宁愿忍痛割舍,被误会被责骂也要这样做。

(1:12)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既然是爱,那为什么还要伤害。

(1:13)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不能假借爱的名义有恃无恐,更不能任意妄为。没有东西存在于世上是不受任何牵制的,包括爱。是否决定去爱是自由的,但如何爱却会受到诸多条件规限。就像通往目的地的路有很多,但有些路封堵,有些路红灯,我们绕行或等待都只是方式。所以选择伤害,有时候也是通往幸福途中的一种方式。

(1:14)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那为什么不愿意跟对方说清楚原因,非要让他承受痛苦?

(1:15)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因为谁也不肯定幸福是否就在前方,说出行程,一旦落空就会耽误对方的幸福,而自己又必须面对深深的自责与愧疚。当选择伤害纯属无奈之举,给对方的疼痛反而是一种保护。正如打点滴带来针刺的痛楚,吃药尝到的苦涩,都是让人康复所必须承受的痛苦。

(1:16)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那作出决定的人,会不会才是最痛苦的?

(1:16)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过程很痛苦,但结果应该能让他人幸福。

(1:16)左手无名 对 宁静 说:那样做,会不会很傻?

(1:17)宁静 对 左手无名 说:别人会认为很傻,但自己知道是值得的。

……

 

命途多舛,一个人牺牲自己的幸福,是否就能为他人争取到幸福呢?

我开始怀疑幸福的性质,古人有一将功成万骨枯之说,那么成就一个人的幸福,又需要让多少人蒙受困厄?胜利的战场遍地尸骸,幸福背后是哀鸿遍野,难道这样的终结就会令人喜悦?存活下来的人背负着罪疚承担良心的责备与过错,当初的救赎只能徒添苦恼而已。

或许隐瞒可以暂时抑止伤痛,但如同说了一个谎话,需要用更多谎话去圆说一样,隐瞒不能让痛感消弭。当沉落于河底的石块经过冲刷、侵蚀后破碎,事实和真相就会浮出水面,这一切掌握在规律的运转之中,不是人的意志可以违抗。

 

那梅素卿究竟是在隐瞒着真相兀自斟酌鸩毒;还是她只想摆脱我的纠缠,与江游促成美事?我心里充满疑问。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