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10)  

2009-09-21 21:26:04|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醒来,不知时辰。我习惯性地赖在床上蠕动,志宏说这是我作为爬行动物的本性,已经深入骨髓了。

在我匍匐的过程中,隐约听到床下传来声响。额滴神啊!不会一大早还有小偷来光顾吧。我立马记起了早前藏在衣柜内裤里的三百大元,连忙抄起挂在床头的衣架,神威地冲着身下大喊。

“志宏,起床捉贼!”

等我足够清醒地辨认出事情发生的开端与发展脉络的时候,志宏已经昂起头仰视我良久。我感觉身上有些凉意,才发现全身只有最重要的部位被遮掩着,其余一切都与空气亲密接触。在我忙着穿衣服的空挡,志宏默默地回到座位上涂涂画画。当我转身下床之际,刚好与他正对着。

“答谢你昨晚留下的那句话,这就当回赠你的礼物。”志宏拿起刚画好的纸张递了过来。

我狐疑地研究着纸上的图案,口中还做着分析。

“这是一根从右向左的抛物线,线条很细,应该用了0.3mm口径的圆珠笔。”

“嗯,没错。”志宏似乎对我的推理很感兴趣。

“右下角的600X应该表示倍数,是放大的倍数。”凭借被惰性剥削得所剩无几的物理知识,我仍有信心在志宏这白痴面前侃侃而论。

“没错啊!继续继续!”志宏显得有点激动。

“哼哼。”我造作地清了清喉咙,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忽悠这头猪。

志宏突然一把夺过图画,故作深沉地说。

“想不到你对自己也已经有深刻的认识了,我之前还担心你接受不了呢。”

“哈?”我顿时一头雾水,不过心底隐隐感到有点不妥。

“这是我给你弟弟设计的病情看护表,你看你弟弟骨格消瘦,精神萎靡到极点,需要每天记录关怀。”最后他还煞有介事地摇头叹息。

我忍无可忍,终于抡起拳头狠狠在他左肩捶了一下,疼得那家伙嗷嗷惨叫。

“为了感谢秦教授如此关怀备至,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请我吃饭。”我捏住他的肩井穴,任他块头再大也无法动弹。

“大侠,恩恩相报何时了呢!”

 

夏末秋初的午后,空气沉滞得如同浆糊一般堆积在胃腔里消化不去。阳光明亮但并不炙热,与皮肤亲和后让身上所有毛孔油然舒张,促使自我排解体内的躁动与不安。远处山头升腾起薄薄的山岚,与湛蓝的天空交相形成乳白色的一抹云纱,宛如是丢失了某一色块的拼图,热切等待拾获的人将它修补完整。于是它被注视,接纳每个人的惋惜与期待,它将存在于自然之外。

 

在等待一碗牛腩粉的时间里,我竟对着每年都会重复的景致感到伤怀。自从昨天梅素卿的眼泪打湿我的世界之后,我的心情一如阴霾的天空不肯放晴。

志宏那死人不顾我感受,左手护着腰包,右手施展开神乎其技的筷功。如果早生几千年,大概他就是赵子龙的师父了。

我一直没敢问他昨晚的去向,所谓往事不堪回首,许多从良后的明星被问及出道前一些伤风败俗的事件时,总会感慨地陈辞一翻,悔恨当初很傻很天真。

人往往因为过分计较分寸而罔顾事情的客观性。很多人对往事讳莫如深,有的甚至矢口否认。这些阴暗面逐渐成为他们内心恐惧的源头,他们为之蹉跎担忧,最终陷入疯狂。很少能够大胆地重拾旧事,他们会觉得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我用筷子夹起一把面条晾在半空放凉,左手掰弄着手机查看刚接收的短信息。志宏趁机把脸凑过来企图偷看短信内容,我顺势抬起我的右手,把热气腾腾的面条挂在他的脸上,好一个素面朝天!

“这么神秘,难道是你家梅素卿约你花前月下把臂游,席梦思上度良宵?”志宏抓起面条把它们一条条吸进嘴巴里。

“庸俗!”我噎下一口面汤,把编辑好的信息发出去。

“我庸俗?好,你等等。我要让你清楚你自己有多纯洁。”

志宏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了几下。然后把喇叭放在我耳边,听过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便传出我的声音。仔细听去才知道我在说着梦话。

“素卿……素卿,别……”

志宏连忙按下了停止播放,然后得意洋洋地拿着手机在我面前晃,嘴角露出奸诈的笑容。

“怎样,领教过自己骨子里面的风骚了吧。”

我早已被气得面红耳赤,心里虚得要死,攥紧的手心也渗出冷汗。

“你小子竟然使阴招!说吧,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口。”

“哎,你误会了,我原本就没打算用它来要挟你。不过你的作品实在激情澎湃,扣人心弦,请容许小弟以此作为绝版珍藏,我保证有生之年绝不外传。”

“你少装蒜,我不会相信你的。”

“那我更要把这段珍贵的录音留下来了,不然怎能让你相信我说的是实话呢。”

我马上回敬他一个有力的中指。

“没用的,就算当年段氏一阳指改用中指练成对我来说也只是隔靴搔痒,你那雕虫小技更不用献丑了。”志宏一脸小人得志地嬉笑着,端起茶壶把茶满上。

“不过话说回来,你的一切攻击我都了如指掌。所以昨晚你留给我的那句话绝对不可能出自原创,而且我也很有兴趣知道你是引用哪位大家之笔。”

“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引用恰当更胜原创啊。宁静能说出这么精辟的话,还得感谢我循循善诱呢。”

“宁静?”志宏迟疑了一下,接着给我把茶满上。

“就是那个答应给你唱歌的网友,对吧?”

靠!志宏不提起我还真没当一回事。宁静跟我约定昨晚在聊天室唱歌啊,我竟连招呼都没打就爽约了。辜负了人家满腔诚意还真是过意不去,不知道她有没有在心里怨我呢。

“怎了?吃着碗里还不忙瞧瞧锅里的?你小子是怎搞的,算命的说你今年命犯桃花啦?”

“你别胡说,我和宁静只是知心好友,和素卿也仅仅是普通交往。别说得我跟西门庆似的。”

“同一族类,你跟他不用比的。”

“喂!”

“开玩笑的,别生气,别生气,喝茶。”志宏连忙赔笑,给我把茶又满上。

“那样说,你对这两个女子都没有一点特殊感觉?”

我认真思索了一会,然后缓缓地吐字。

“和梅素卿相处的这两个星期,感觉她是聪颖能干,色艺兼备的女子。但在她的心底埋藏了很多事情并且独自承担着,我对她的了解真的非常有限,所以不好说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嗯……”志宏一边提着水壶一边点头附和。

“至于宁静,虽然我跟她相识的时间不短,而且彼此真心不虞。但你也看到她说的话了,若不是有心人真不能理解当中的意思。对她我也是一知半解,要说最特殊的感受,那就是她陈述的心事我如有同感。”

“我明白了。一个是你无从了解,一个是你无法了解。那注定你要脚踏两条船了,否则还不知道哪条船沉得快啊。”

我一动气,使劲拍了下桌子。刚想开口辩驳什么,立马感到小腹传来阵阵胀痛。痛感有如潜伏在地底的岩浆翻滚流窜,蓄势待发。这种感觉不亚于有人当面说八两金比你长得帅那样令人窘迫和郁闷。

“喂,洗手间在哪?”我捂着小腹低声发问。

志宏不慌不紧地呷了一口茶,说:

“要是知道这里有洗手间的话我也就不会不辞劳苦地给你敬茶了。忍忍吧,等我目送完这队蚂蚁安全过马路就可以结账了。”

我发誓就算翻遍《十万个为什么》我也要找出这辈子为什么会结识这个抠门的朋友。

 

火速赶回宿舍,发现自己有竞逐短跑桂冠的潜力,但前提必须冒着尿毒症或者膀胱炎的风险。我甚至猜想在100米赛道的尽头都会安设一个临时洗手间,跑第一的选手可以免去由于等待带来的痛苦。我敢肯定目前国内基本上都流行这种训练模式,不然深夜里打开收音机又怎会只能听到泌尿专科呢。

 

打开电脑,把刚收到的通知编进日程表。省文艺汇演的第一次排练安排在周末,听说省文艺部会派专员全程考察。虽说登台表演的人不是我,但作为一项被领导高度关注的活动的参与者,我总不能对自己负责的工作一无所知吧。

嗯,所以我顺理成章地找到理由去找我的拍档交流了。

从昨天游乐场分手之后,我与梅素卿失去联络超过24小时。这并非是一段经年累月的时间,甚至还没有达到失踪人口立案调查的时限。

但在我似乎能感受到她的无助和惶恐,她哆嗦地躲藏在一角,期盼被发现和带走。尽管只是走秒一瞬,但我都迫切要将她找到。有一些人注定不能被轻视,他将成为一个人生命中的关键,至少在某个阶段,他能够使生活归顺秩序,不致散失。

 

我拨通梅素卿的号码,才发现悬空已久的心终于感到踏实,原来感知到她的存在也可以是一件愉悦的事,心头只觉温暖。

 

“你在啊?”

“你不希望我在吗?那我挂了。”梅素卿那边说得冷淡。

“噢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发现尽管没有面对面说话,我的舌头还是会紧张得像打结一样。

“算了,找我什么事?”

“学生会的通知你也收到了吧?那个……”

“嗯。放心,我都准备好了。还有其他事吗?”

“那个……对不起……”

“没事干嘛向我道歉啊?”

“昨天的事,很对不起。”

“喔。昨天的事明明是我不对,应该道歉的人是我。”

“不是的,如果不是我拖拉着不陪你坐摩天轮,又在那么多人面前出洋相,也不会惹你生气啊。”

“你没错,是我太任性了,对不起。”梅素卿的语气明显带有歉意。

“不是的,是我错。我……”

“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就喜欢包揽别人的错误,这样会让自己变得伟大一些吗?我最受不了你那副凡事迁就我又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为什么要对我好?我心里好不平静,总是会胡思乱想。我很难受的,你知道吗?”她带着哭腔说完这段话,听筒那头传来沉重的呼吸。

“就让我说一次对不起,可以吗?”

我一下子语塞,怔怔地握着电话无语言对。

 

志宏推开门进来看到我紧握右手,高举拳头,开口就调侃:

“偷偷重温入党誓词会特别有快感吗?”

我懒得理他,放下电话。耳畔仍萦绕着线路挂断后的信号声。

“啧啧,我看你更像是刚去炸碉堡的战士,怎样?炸错了?”

我颓丧地白了他一眼,爬上床钻进被窝。隐约听到志宏在身后嘀咕着。

“该不会是尿湿了炸药包吧。”神啊,请传授我斩妖除魔之术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