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9)  

2009-09-21 21:23:21|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驱车回到学校,从停车场到宿舍的路上,我的心始终不得安宁。刚才的情景实在令我感到震惊,记忆中的她瞬间变得异常陌生。

推开宿舍的门,里面一片昏暗。只见志宏打亮台灯安安分分地坐在桌前折着幸运星,面前一个容积三升的玻璃罐子已经填满了一大半,台面上还零落撒了一堆。他面容憔悴,想必是折了一整天都没休息过了。

他见是我,马上兴冲冲地朝我报喜,说他的九百九十九颗“心”快要完工了,诗盈收到这份礼物一定会疯掉的。

我随手抄起其中的一张纸条,空白处写着:“宝贝,我爱你!没有了你,我的心开始腐烂。”

志宏在每一颗星星里面都写满了甜言蜜语,看得出他真的很有诚意恳求诗盈与他和好。

一个双手从来只会操作键盘上某几个键的游戏玩家,如今能够耐心地操弄起手工艺活。志宏对待感情的专注,令我由衷敬佩。

我不忍心打消他雀跃的劲头,但他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兄弟,我不希望他因为欺瞒而受到伤害。有些话我必须跟他说清楚。

 

“志宏,刚才回来的路上我看见诗盈跟一个男生在吃饭……”

纸带这时候被撕成两半,他的手在发抖。

“在哪里?”志宏的声音也传出哽咽。

“志宏你冷静点听我说……”

“在哪里!”志宏的眼睛里闪现出愤怒的火光。

看着他的目光,感觉那是属于猛兽受到侵袭才投射出的惊恐和敌意。

“我带你去。”他需要我的帮忙。

 

再一次上路时天已经黑透了,路上一直亮着红灯,我想老天也不希望让志宏受到打击。我心里竟急切期盼他们已经提前离开餐厅,至少是小白脸上厕所时脚卡在坑里出不来。不然我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晚饭时分,餐厅里面座无虚席。其中不少是白领人士,革履光鲜,衣冠楚楚。这是我妈一辈子都渴望在梦里见到我的模样。

一个服务员走过来招呼我们,却被志宏一手推开。他径直走到诗盈身边,直到站在她面前。

诗盈明显因为志宏的出现而感到惊慌,她略带羞愧地低下头不敢与志宏对视。小白脸被志宏揪着衣领提起来,脸色早已煞白。听见他兢兢战战哀求志宏切勿冲动,有事好商量。

志宏怒目瞪着他,手上青筋暴露,眼神中的锋芒已经将他的尸体蹂躏好几遍了。志宏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缓缓放开了小白脸,只见他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倒地上喘气。

餐厅里面的气氛变得十分凝重,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我们身上。

诗盈突然咬着下唇赌气地白了志宏一眼,然后俯身扶起小白脸。语气冰冷地说,我们走,别跟这些粗人斤斤计较,接下来去看电影好吗?

诗盈旁若无人地从志宏身边走过,刚迈出视野范围之际。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伴随全场惊叫在诗盈身后响起来。

诗盈猛地转过身,看到志宏的拳头正死死压在餐桌的玻璃碎末上,顷刻划出了千道口子,鲜红的血疯狂地往外涌出。

看着志宏抽搐的背,我赶紧上前扶着他,很担心他会因为刺激过度而大开杀戒。当我的手触摸到他的时候,只能感觉到他全身肌肉都在绷紧,并且频频发抖。

诗盈微蹙着眉头,惊恐万分地注视着那只沾满血的手。我示意小白脸先把诗盈带走,他许久才反应过来,拉着诗盈离开餐厅。

 

我先到服务台交付损毁物品的费用,低声下气地向餐厅负责人表示歉意。对方是个欧巴桑,喋喋不休地把我训了一大通才算了事。我能透过气来的时候,发现志宏已早骑上了摩托拉大油门飙出去了,那个速度可以赶去见上帝了。

我冲出餐厅,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面焦躁万分。

我当下通知了所有狐朋狗友,要是发现志宏,宁可把他打残废也不能让他做傻事。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我到志宏平时出没较多的地方逐一搜寻,结果还是不见他的踪影。

今天一早被梅素卿折腾,晚上又被志宏折腾。我的体力已透支到了极点。浑浑噩噩的我朝学校方向走回去,经过Missing You的时候,有种冲动进去坐一坐。

 

“欢迎光临!”吧台的小姐一眼认出了我,所以笑得特别灿烂。

我试着坐在梅素卿的位置上,这样感觉与她贴近一点。思念她的心情再次漫上心头。

空气中悠扬的旋律来自王菲的《我愿意》,忧伤而缱绻的音符席卷起心中的狂潮,我的脑海反复涌现的全是一个人的身影。

橱窗外映入一弯清新的娥眉月,眉似远山清丽脱俗,宛若瀚宇灵霄盛开的芙蕖,寥落星辰是她洒落一地的甘露。清风明月,美景身边却孑孓一人。突然想起一首歌的歌词,我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心里不胜唏嘘。

正当我耽溺得出神,服务员已在我身旁等候多时。

“先生,请问你需要喝点什么?”

“喔……请给我一杯蓝……卡布奇诺!”

“啊?”服务员显得困惑。

“一杯卡布奇诺,谢谢。”我笑着再次强调。

这个时候,我需要一点憧憬和希冀,希望历证一个爱情故事的完满。

爱情之于卡布奇诺,幻美如拥挤的泡沫,褪尽虚华后,才是香醇可口的味道。

 

大约过了五分钟,另一个服务生把一杯卡布奇诺端到我面前。

牛奶的芬芳一下子扑鼻而来,隐约飘散出浓郁的意大利咖啡香味。丝丝缕缕浸润在鼻息间,融和在血液里,让每一个细胞都享受到甜蜜。

我细啜一口表层的泡沫牛奶,和着美味的肉桂粉,入口即化,口感香滑,像在舌尖埋下了香花的种子,一点点地散发出芬芳来。

 

这时,服务员在我身边笑着问。

“先生,请问你对我们的咖啡满意吗?”

“嗯!很棒!”

“谢谢!先生,可以冒昧问你为什么会点卡布奇诺吗?”

“喔,是一个朋友介绍的,她还跟我讲述了卡布奇诺背后的故事。”

“我想先生的朋友一定是梅小姐了。”

“咦?你怎么认识她?莫非你就是……”

“我就是故事里面的靳轩,很高兴认识你。”

我连招呼也来不及打,急忙邀他坐到对面的位置上。想不到有机会邂逅一个心仪故事里面的主角,心情就像跟自己倾慕的明星偶像单独相处一样兴奋。

 

我不禁认真打量起面前这位英伟的男子。他约莫二十七岁,多年的旅途跋涉在他脸上留下了黝黑的肤色和明亮的眼眸。他应该是一个爱干净的人,胡茬剃得干净利落,头发阳刚但并不紊乱。他的笑容,比午后的阳光更灿烂,留在我心底的印象就是一个炽热的发光体。

不能否认吃一堑除了长一智外,还能长得帅。像这么俊朗的男子只能在坎坷的人生历程中练就出来。

 

“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听梅素卿说你不是北上找寻晴姐么?”

“呵,是的。我昨天刚从沈阳回来处理这里续租的事情,还会在这里多呆两三天。”

“那晴姐找到没?”这是我和梅素卿最关心的问题。

“这几年走遍大江南北,向无数的人讲述我和方晴的故事。但她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杳无音讯,我至今还没她的任何消息。”

“我相信皇天不负有心人,你一定能够找到晴姐并与她共谐连理的!”

“谢谢你!我也相信我会找到她的。对了,梅小姐她还好吗?”

“她很好,谢谢关心!”

话一出口,我就意识到自己的狂妄。我又不是她的男朋友,凭什么说出谢谢关心这四个字啊!

轩老板看出了端倪,对着我意味深长地笑。我平时那砧板尺寸的脸皮也难得泛起红润的色泽。

“那天梅小姐就坐在你的位置上,她眉宇紧锁,看得出是心事重重。”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有点紧张地问。

“我尝试过询问,可是她莞尔地拒绝透露半点。她宁愿独自承受悲伤带来的痛楚,以笑面对困厄,也没有表现出退缩与畏惧。梅小姐真是一个非常硬朗的女子。”

“她从来没跟我提起任何不快的事情。”

我心里暗自嘲讽自己,她为什么要跟我讲述她的过往呢。

“也许梅小姐不想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所以一直埋藏在心底守口如瓶。”

“她比我想象中要坚强多了。”

轩老板突然换上认真的口吻对我说:

“再怎么坚强的女人她始终是女人。女人的心就像一只玻璃杯,质感泠然厚重,其实易碎。她希望被人揣在怀里紧紧捏握,放在手心给她温暖。越坚强的女人越需要认真对待,她们内心发力虚耗大,只能勉强支撑自己存活。作为关爱她的人,就应该放开怀抱接纳她,宽容以待,尽量分担她心里的压力。”

这一番话极大鼓舞着我追求梅素卿的勇气,就在此刻,我仅把她当作一个女人看待。

我要成为她心里面值得信赖的人,在迷惘彷徨的时候给她作出决定的勇气。无论面对任何苦难,我都愿意为这份信任交付自己的真诚,与她共度患难。

 

如月中天,我辞别了轩老板,独自一人走在幽暗的小路上。月色撩人,银晃晃如一张暗暗浮动的纱帘,但你感觉不到风在吹,仿佛是自己的呼吸承托起这份柔和。月光飘洒在路面,如同梦幻一般圣洁,使小道变得康庄。两旁的竹影摇曳,轻拂着像是指挥家手中纯巧的节拍,它们在为这美好的月色和鸣;魅影绰绰又似是在欢欣起舞,妖娆的舞姿勾引得我心旌荡漾。

 

拖着疲惫的身躯推开宿舍的门,里面黑漆漆的没有动静,证明志宏还没有回来。平常听惯他那大如雷鸣的鼻鼾,如今的这片空寂竟陌生得令人心底发毛。

散落在志宏书桌上的幸运星,外表虽然繁华烂漫,但此刻黯淡无光,只觉得孤清。是否对它们许愿就可以带来爱情的如意美满?还只是幸福陨落之后的残骸?爱情可以掌握到分寸是幸运的,可那份幸运又是稍纵即逝。我突然就有种渴望,渴望这个时刻得到一点眷顾。从书桌上拿起笔,借着月光余韵,我写下了不断在心底冲撞的一句话,然后折叠成星星,握在手中合十祈祷。

这变得有点不像是我,我凡事迷迷糊糊,不松不紧,如此肯定一件事情也是第一次。

我拍了拍脑袋,抑制住不让自己去胡思乱想。在志宏桌上留了一张纸条,告诉他当爱情从指间流走的时候,你才有可能重新把她握住。丢下笔,胡乱洗了一把脸,爬上床倒下后我就不省人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