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6)  

2009-09-19 12:27:05|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为了不耽搁梅素卿完稿的日期,我第一次用珍藏了三年的借书证把书都搬回宿舍,打算挑灯夜战。

志宏说难得我也有机会讨好女生,所以舍命陪君子,鼓足干劲要帮我完成任务。

那白痴还煞费心思准备了一个锥子,戏言说要效仿古人“头悬梁,锥刺股”。我真怕他会忍不住拿锥子戳穿大动脉自杀。

书本,笔记,咖啡。我们仿佛又要度过一个为高考拼搏的不眠之夜。

 

……

月夜。

一棵古老的榕树下,两个漆黑的身影,三声鸦鸣,四周广袤无垠。

周遭安静得像是一张鱼网,将浮躁的心绪全线套牢。

懵懂间我觉察到这里边有些不安,仿佛马上就要分崩离析。

 

“你别这样蛮横无理好不好?”

“我无理?这几天你一个电话也没打过来,你还当我是你女朋友吗!”

“我要赶论文嘛,再说我不是每天都有给你发短信么?”

“那你以后都不要见我了!你揣着电话过日子好了!”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

“我还不可理喻?好!既然你受够了……那我们就分手吧!”

“分就分呗!”

 

一棵古老的榕树下,两个向背离去的身影,三声鸦鸣,四周广袤无垠。

周遭安静得像是一张鱼网,将哀伤的思绪全线套牢。

……

 

闹钟刚响过两点半,我从书堆里惊醒过来,原来是做梦。

揉了揉眼睛,发现志宏的位置空着。这小子肯定是撑不住爬上床大梦春秋去了。

我碎碎念了几句,想到还得撑上好几个小时,就打算去泡一杯咖啡提提神。

我拿着杯子经过卫生间,突然听到里面有动静。

靠!不会这么邪门吧。

我鼓起勇气推开门,打亮灯,只见志宏握着电话蹲在里面独自啜泣。

他一见是我,就像小孩一样放声大哭起来。

“浚礼,我失恋了!”

我没想到该说什么好,真是一语成谶啊。

我拍着志宏的肩膀,安慰他没事,可能是误会而已。

突然想起孔老夫子说过的一句名言:“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我抿抿嘴苦笑。

 

经过一天一夜的翻查,排版,装订,我和志宏终于赶在第二天傍晚前将所有资料整理出来。

失恋的事实对于志宏来说确实是一个梦魇,他自昨天以来就滴水不沾,精神萎靡到极点。

也难怪他这么失落,地球人都知道志宏对诗盈用情极深,就像是现代版的郭靖和黄蓉。试想郭靖休了黄蓉的话,《神雕侠侣》就写不下去了,那杨过和小龙女不怨死郭靖才怪。

为了避免志宏会做出傻事,我先吩咐他好好补一觉,醒了再想办法,然后自己带着资料去图书馆与梅素卿会面。

 

一宿无眠,我的神经是用任何护发素也无法修复的脆弱与干瘪,眼皮沉重得恨不能立马割掉去当一尾鱼算了。

我飘忽至图书馆门前,远远就看见梅素卿悠闲地靠在长木椅上看书。

我来不及发呆,旋即上前打招呼。她只抬头回应我一声,目光很快又回到书本上了。

我心底掠过一丝失望和委屈,但立即又说:

“资料都整理出来了,你看看有缺漏的没?”

梅素卿显然对这个不容拒绝的要求表现出不满的情绪,但她还是接过本子象征性地翻了翻。

“Well done.”

她轻描淡写地夸奖一句,然后把本子随意放在一边。

我仍旧不甘心。

“你今天不赶着写稿吗?”

“写完了。”她小声嘟哝。

“可是……”

“这些资料嘛,如今信息技术这么发达,上网找个资料不是难事啊。”

“那样说,你是存心耍我的!”我心中顿时燃起一把无名火,脸皮一翻,将声音提高三度。

她顿了顿,然后把搁在膝盖上的书慢慢合起来。

“程同学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想想看,我只叫你帮我摘抄资料,没叫你用手抄喔。不过也好,你还真应该多读一下《道德经》来提高道德修养了。”

“你说得真轻松,你知道昨天晚上有一个刚失恋的人为了你一句话就通宵达旦在抄抄写写吗?”

“程浚礼,要是你硬要把私事和公事混为一谈的话,恕我无话可说!”

 

面对我咄咄逼人的架势,梅素卿也耐不住性子站了起来。我们就这样对峙着。

说不清楚为什么,我竟和梅素卿吵了起来。

可能我实在是太累了,累得已再无理智控制自己的言行。

梅素卿仿佛也被激怒了,别过头挽起手臂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知道自己并不情愿和梅素卿争吵,更何况是自己想不到利用互联网来收集资料,要怪就怪自己笨,我又有什么理由埋怨梅素卿呢。

经过一番自我反省后,我决定跟梅素卿道歉。

 

“对不起……”

她几乎与我是同一时间说出这三个字。

相视几秒钟以后,我们都粲然大笑起来。

梅素卿轻轻摇了摇头,双手缠到了背后,动作优雅动人。

“为了报答你一整夜不眠不休的工作,我请你去喝东西吧。”

“好啊。”

 

步行不过五分钟,我们来到校外一所叫Missing You的咖啡屋。店面规模虽然不大,却安装了全置落地式玻璃橱窗,有流动水幕从玻璃内侧缓缓倾泻,而橱窗底部种着低矮的竹子和草蕞。透过玻璃可依稀辨别出屋里的人影,让人渴望置身于郊野的雨景当中,抛开世俗琐事,享受大自然带来的舒爽怡然。

推开大门,是一串竹风铃的声响,叮咚叮咚,悠扬的旋律此起彼伏。接着是柜台服务员一句甜美的“欢迎光临”,顿时大大消减了因彻夜劳作产生的疲惫。我精神为之一振,非常礼貌地随声应和:“客气客气!”

服务员连忙掩着半边嘴巴偷笑。梅素卿绝望似的撇下我,独自走向靠窗的空桌子。

我收拾好尴尬的表情,赶紧跟上前去。

屋内的装潢感觉典雅,但并非古色古香,应该是中西合璧的效果。内墙的底色较为素洁,只有顶端处有一抹浅浅的天蓝。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墙上布满了雪花状的白色印迹,在地板上的分布也错落有致。空间上呈现了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令人巴不得马上能喝到一杯可口的热饮暖暖胸膛。

这样的布景很容易让人回忆起以往的经历,却怅惘斯人已逝、事过境迁,刚好契合咖啡屋的名字,因失去而怀念。

我记起宁静曾经说过,

记忆的美丽,不在于你曾经发生过多少事情,而在乎现在你还能记起多少事情;

记忆的深度,不在于你能记起多少愉快的往事,而在乎你接纳了多少伤心的往事。

 

“你要喝点什么?”素卿一边慢条斯理地把滑落的几缕发丝顺到耳后,一边对正在看Menu的我说。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哦,经常来的?”

“也……算吧。”素卿若有所思地回答,但突然她又兴致昂然地问道,“你知道这里的Cappuccino很出名么?”

“Cappuccino?开玩笑吧,我看Menu里面都没这种咖啡。”

素卿神秘地笑笑说:“这就是Missing You的高度机密了,你想知道吗?”

她眨着大眼睛,用手挡在嘴巴前面防止别人偷听。

我被她的傻气感染了,爽朗答道,想啊!

 

我们各自点好了饮品。虽然我们的话题一直谈着Cappuccino,可谁都没点。

我想试试摩卡,梅素卿则选了蓝山。

在没有完全了解一个事物之前,我会对其有所保留。

因此志宏经常劝诫我说像我这种人如果既不看A片观摩学习,又不情愿转行读妇科的话,最好一辈子不要结婚,否则会阻碍人类文明的发展。

 

把志宏从脑海里一脚踹走后,素卿也开始讲述她的故事。

“大约半年前的一天,当我得知……我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走,途经这个Coffee Shop的时候我忽然产生一种很强烈的心灵共鸣,没理会什么我就推门进去了。说真的,不怕见笑,那是我第一次喝咖啡,所以也懒得看Menu。我随口问服务生,有卡布奇诺吗?呵,我只知道那是在小说里面出现频率最高的一种咖啡,我想该很普遍吧。你猜那个服务生怎样对我说?”

梅素卿浅浅笑着,两个小酒窝绯红绯红。

“他准会想,这个小姑娘是找茬来的吧。”

“哪有!”她娇嗔地反驳,“他说呀,小姐你很特别!”

我假装吐了吐舌头,梅素卿在我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然后呢?”

“然后他转身离开了。过了不太久,店主就走过来了,还亲自带上一杯Cappuccino。那是我第一次品尝到卡布奇诺,一杯下怀感觉好温暖。接着店主就开始讲他的故事了。”

听着素卿讲她的故事里面有另一个人在讲故事,要是那个人再讲着其他人的故事的话,大概只会让我联想到和尚与庙的桥段。

“当时你一定被他迷住了吧?”我忍不住又打断她,这时服务生端来了咖啡。

“想听故事就乖乖不要做声。”梅素卿的眼帘幽幽,好不动人。

 

“店主叫轩,心里面早有喜欢的人了,那个女孩叫晴,轩和晴就在这里相识相恋,这里以前有另一个名字,叫Losing You。晴第一次点的饮品就是Cappuccino,轩是她的服务生。当时晴身上背负着一桩家族婚姻,在软硬兼施的情况下,晴迫于无奈选择离开轩。在送别的月台上,轩最终没能够挽留自己爱的人。他说那样就用我的灵魂伴随你走最后一程吧。在列车到站的前一分钟,轩越过警戒线,纵身跳进轨道。晴当场吓成昏厥,晴的未婚夫允许在下一班列车进站前将晴交予轩照顾。那是最后一次约会,地点依然在这里,晴被轩深爱自己的真情打动了,她也终于鼓起勇气表明心迹,说他们一起到她父母面前求情,如果始终得不到接受的话他们就远走高飞,只要轩愿意同往。晴约定在下一班列车他们一起回去,说完她先行离开去打点行程。晴满怀期望等待轩的出现,可是那一班列车,到底只是带走了晴的躯壳。晴以为轩在强势压迫下最终选择了怯懦逃避,但正如她想不到轩会跳轨挽留自己一样,她也永远想不到在煮最后一杯咖啡的时候,轩已经事先在自己杯子里研碎了十多颗安眠药!他想既然晴要远嫁他方,自己活下去也只等于受罪。命运就是这般阴差阳错,在晴绝望离去的一刻,轩正躺在手术台上进行抢救。后来轩没死,但药物刺激了大脑导致局部性失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忘却的恰好是近两年的事情……”

“那后来轩是怎样记起来的?”

“事实上他并没有完全记起来,他仅凭借自己日积月累写下的日记去回忆更多事情。一年后他决心动身去找寻晴的踪迹,他每到一个地方就到咖啡店应召当服务生,把他和晴的故事告诉每一个点Cappuccino的客人,他相信终有一天这个故事会传到晴那里。也许是缘分吧,那天轩刚准备北上,我们就遇上了。”

“那轩和晴最后还能重遇吗?”

素卿轻轻咬着嘴唇,摇摇头。

“这也是每一次来这里我所期盼的。”

“真是时命多舛,不敢相信这样传奇的故事就发生在身边的地方。”我有点怀疑自己正接收着某档情感节目的频率。

“生活总是充满着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是好是坏不得而知。也许正因为这样,人生才会富有色彩,充满希冀。”

 

黄昏的余晖透过水帘投射进来,洒满了一地碎金。

我们都默契地沉静了几分钟。

素卿不断用匙羹重复思念的动作;而我则品尝着一种患得患失的滋味。

“我想……”我脱口而出。

“嗯?”素卿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问。

“呵呵!”我挠了挠脑袋,赤红着耳根说:“爱情的绝美之处在于她不曾允许奇迹发生,也曾经孕育过奇迹。我想轩和晴的故事一定有一个完整的结局。”

语毕,素卿怔怔地看着我,眼神中交织着惊诧、羞涩与不安,让我直想高举双手投降。

我感觉她似是轻轻叹了口气,而就一口气,立即令我丰腴的内心变成干瘪的皮囊。

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样的冷场只缘于一些不可理喻的误会,但我们都情愿怙恶不悛,没有一丁点认错的意思。

 

入夜了,缤纷灿烂的彩霞渐渐隐没在青黄淡晕的灯火当中,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墨蓝色的天空呈现出一派清纯和肃穆,仿佛是失落于海平面十万英尺下的文明国度,幻化成眼前的海市蜃楼。

 分手前,梅素卿告诉我她突然想到了一个词——静水流深。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