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5)  

2009-09-19 12:26:19|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宁静的黄昏,空间里仿佛不存在任何声息。残阳在天边热烈地燃烧,空气因此变得稀薄。树木静默得枝叶颓丧,好像探知世界下一秒将重归洪荒,所有生命为此感到绝望。

我在一个偌大的游乐场里面拼命奔跑,却怎么也找不到逃脱的出口。这似是一座庞大的迷宫,将我重重困匿。我感觉到恐慌,心跳加速,预感一场揪心的悲剧将要上演。

巨大的摩天轮一动不动的矗立在身后,浓厚如夜色的影子铺陈在铮亮的地面上。宛如滚滚乌云侵袭了碧海晴空,带来令人不安的风暴。

我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块阴影,顿时觉得呼吸急促,大汗淋漓。转身回望,才发现火光熊熊,烟雾弥漫。摩天轮下的大剧场不知何时湮没在火海当中,许多游人顷刻疯狂地朝我这边奔涌过来,四面八方传来终于是凄厉的叫声,哀鸿遍野。

我发现自己变得很幼小,约莫只有四五岁的模样。身旁是惊慌的父母,依稀还有躺在童车里哭泣的妹妹。妈妈好像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抱紧我,我挣扎着伸出手想抓住童车的把手,可是发现自己动弹不得。眼看着童车在拥挤的人群中被撞倒滑下了斜坡,妹妹的哭声也渐渐模糊远去了。

我紧紧闭上眼,待到耳畔再听不到痛彻心扉的呼救,再感觉不到火舌灼烧的痛楚。随后我半眯着眼环顾四周,仍然是旧时模样的游乐场,寂静得仿佛刚才惊险的场景不曾发生过一样。当我重新睁开眼睛舒缓神经的时候,看到我的小腿正被一个婴孩死死抱住,她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我。我吓了一大跳,眼前重现一片昏黑。

 

我一大早从这个梦里面惊醒过来,只觉得头昏脑胀摸不到北。

我又不在打麻将,所以不需要继续摸北。我只要摸着我的手机。

已经是早上十一点多了,我揉了揉沉重的眼皮。发现手机里存储着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未读信息。

 

“今天下午一点半中区图书馆二楼阅览室见。”

 

信息里面并没有说明来信何人,感觉很像是绑匪前来索要赎金。

我心里咯噔一下漏了半拍,莫非昨晚我被下了迷药,然后绑架勒索?!

三秒钟之后,我发现自己正在思考着一个无聊透顶的问题。于是起床洗漱,用省下来的早餐换取丰盛的午饭。

 

学校中区被学生戏称为学校的“古墓群”,那里是学校的历史根源。所有古旧的建筑栉风沐雨,多少年来坚守着学校教书育人的本职,见证年月流逝与时代变迁。

图书馆在四周古老松柏的庇护下经历了上百年的风风雨雨,它像是一位隐居山林的智者修炼成仙风道骨,在天地灵气中福泽绵长。

 

前几年学校新盖了一所图书馆,环境开阔明朗,色泽浑厚的大理石板,足够匹数的中央空调,一时间大批人流都迁徙到新馆这里,前去光顾旧馆的学生是越来越少了。

踏在石板路上,会有一些从罅隙生长出来的青苔被途人踩碎,它的绒末会粘在鞋底,成为你到访的凭证。一路踏青而行,或许就能感受到王维诗中“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精妙之处。

图书馆大楼几乎是隐没在参天的丛林当中,古朴的建筑带着年代久远的创伤,结痂在泥水斑驳的砖墙上。这里品雅清幽,书香袅绕,是读书的胜地。

 

新馆距离宿舍楼并不远,可每次路过我都会趋之避吉。期末复习期间也宁可舍近求远,跑到旧馆这里来。

原因是刚进大学的时候看到新馆里面摆着桌椅,人头攒动,满以为这就是学校食堂,结果我和志宏端着饭盒意气风发地冲撞进去,志宏那白痴还在背后津津乐道地跟我商量着要吃糖醋里脊还是白切鸡,由于我们的出现使图书馆立即变成食堂一样热闹,图书管理员还开玩笑说以后特许我们俩凭饭盒就可以进馆阅览。

自此后我是再没敢靠近雷池一步。

 

刷卡登记过后,我随便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书来装模样,然后迅速爬上二楼阅览室。

阅览室并不大,所以我一眼就发现坐在窗边位置上的梅素卿。她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书,还不时做一下小抄。

这样远远地看着她,就像是在欣赏一幅清丽的山水画。画中的一笔一划都巧夺天工,意蕴深邃,勾勒出女子自然的美态,是那样令人赏心悦目。

 

我蹑手蹑脚地坐到梅素卿身旁,斜乜着眼想看她都读些什么书。

哇噻!《中国通俗文化大全》、《西洋通史》、《中外民族民俗风情》……

说实话,这些书我都有,前一段时间我还天天离不开它们呢,那都要怪志宏在看国足时硬生生地把电脑桌给踢掉一个榫子。

 

梅素卿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稍微侧过身子防备。

“这位同学……”她刚开口说话,便吓了一跳,她大概记起我是谁了。

她的眼神充满惊恐,两行秀眉微微蹙成一个小八字。

“你想怎样?”梅素卿合上书准备离去。

“嘘——”我努力安抚她想让她冷静下来,却把整个图书馆的眼光都吸引过来。

“别急!先别急!听我解释!”我把嗓子尽量压得低沉,但还是难免遭受白眼相待。

“上次……”

“算吧,我已经忘了。”我刚要解释她便打断我,“对了,昨天你来找过我?”

“是的是的,我特地去把工作证还你。”我从兜里掏出工作证,递给她。

“噢,谢谢。”梅素卿接过工作证后突然扬起眼角看着我。

“听说昨天你和江游吵起来了?”

我愕然了,她怎么会关心这个呢,难道她跟江游之间真的有什么关系?

也难怪,那鸟人怎么说也是个孔雀,张开扇屏还是很讨女孩子欢心的。

“一点私人恩怨而已。”我略带沮丧的口吻。

“喔。”

她像是没有追问的意思了,继续埋头书堆当中。

我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看,便觉自讨没趣。

我挨近素卿,轻声问:“你觉得……江游这个人怎样?”

“不错啊。”她不假思索答道。

“可是你会不会觉得他……”

“同学!”她猛地停下笔,转头看着我。

“你们之间闹矛盾我管不了,两个人相处是需要沟通的。你心里惦记着他大可直接找他倾诉啊。”

“什么跟什么啊!”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把目光投向桌面上。

我仔细一看,当场吐血。想不到我信手拈来的书竟然是《同性恋者的心理独白》。

“梅同学,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我和他没有闹矛盾,不!我们闹矛盾是因为……哎!我不是同性恋啊!”我头皮发麻,不禁扯高了嗓门。

只见周围的同学都趴倒在台面上暗暗发笑。

我想我的脸色肯定变得淤青了,看来我的八字跟图书馆相冲相克,注定不是求学好问的人。

 

“白痴!”

梅素卿白了我一眼,瞄了一下手表,然后将书都转移到阅览室的角落里。

我只好灰溜溜地跟在她身后。

“哎,你跟着我干嘛!”她警惕地退后一步,把书抱在胸前。

“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

“什么?”她很疑惑地看着我。

“这是学校交待的工作。”我心里稍感到一点羞涩。

“你就是生活部部长程浚礼?”她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

“呵呵,鄙人就是。”我摸摸后脑,讪讪笑道。

“白痴。你知道你迟到十分钟了吗?”她转过身子去不理我。

“什么?我可是提前五分钟到的啊!”我理直气壮地辩解。

她更拽了,甩甩头发说:“可是你没说你是谁,我只知道程浚礼刚刚到而已。”

我一脸无辜地嘟囔:“你在短信上也没说明是找你啊。”

“那你可以走了。我会到学工部如实汇报今天的情况。”梅素卿话中略带挑衅的语气,成功地逼我使出死皮赖脸的功夫。

看来我是天生贱命,真那么倒霉给我碰上了大牌小姐,我想是时候筹备身后事了。

 

“别浪费时间了,后天前我必须赶起初稿。”她上前在书架中找啊找,然后拔出一本《道德经》。 “把这本书看完,帮我摘抄点资料。”

我掂量了一下书的厚薄,心想高中时代曾死磨硬泡过,现在应该还能够吃得消。

正当我翻开扉页的时候,梅素卿接着说:“看熟悉以后,在那些书当中把引用《道德经》的段落摘抄下来给我,谢谢!”她笑得很灿烂,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妈啊!珠穆朗玛峰,我晕高!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