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2)  

2009-09-18 22:51:40|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边的亲人一个接一个离开自己,使志宏的性格变得越来越乖张。没有父母管束的孩子当然比较调皮顽劣,志宏在初三上半学期因为参与校外聚众斗殴而被派出所拘留,事后更被学校宣告劝退。

志宏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站在老师面前傻楞的学生了,他变得暴戾,甚至会用粗言顶撞校领导,恶语恐吓同学。

但不管志宏变得多么粗鄙恶俗,在我的眼里,他依然是我生死患难的好兄弟。

 

那次群殴我也在场,并目睹了整个事件发生的经过。我一直站在远远的地方观望,直到志宏被对方头目用小刀捅了几刀后,我终于忍不住报警。当听到警笛从远处传来,所有小混混都落荒而逃。

志宏捂着小腹不支倒地,血已经渗出了衬衣,模糊了一大片。

我冲过去背起他想要送他到医院救治,可他一甩手嚷道:“快跑!浚礼!这会连累你的!他妈的你给我跑!”

我当时饶有兴致地回应他:“我要是跑了就是狗熊,这么大的帽子你竟然想让我自个儿倒扣?没门!”

志宏伏在我背上死活挣扎着,一不小心踩空,我和他从高处掉进了池塘的泥淖中。出于对水的恐惧感,我们双双昏厥过去了。

醒来以后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看到爸妈焦虑的神色,才意识到这次事件的严重性。

老妈告诉我志宏包揽了全部罪状,幸好派出所体谅他是初犯所以并没有备案留底,仅仅是作出罚金处理。可是学校申明事态严重,以骚扰女生,滋事斗殴为由,正在劝退该生。

我知道志宏在说谎,他在袒护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正是志宏暗恋已久的女生——CE

生事的原因是非常老套了,无非是女生在被地痞凌辱时突然有一个英雄单枪匹马站出来逞强,然后被痛打得遍体鳞伤后得以保存女生的清白之身。接着这个英雄为了维护这个女生的名节而隐瞒了实情,甘心背负所有罪过。

原本以为只会在电视里面出现的情节,如今就发生在自己身边。我感觉到戏如人生,造化弄人一说果真不假。

事情的终结是我和CE鼓起勇气在校领导面前供述了事情的全部,学校才决定取消处分恢复志宏的学籍。志宏因此还名声大噪,成为校内被动式追捧的风云人物。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拉近了志宏和CE之间的距离。

 

至于CE为什么叫CE而不是ABC的问题,貌似已经不再重要了。与此同时,我得知她的真名叫林诗盈。

当听到她报上姓名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想到《小李飞刀》里面的林诗音。那是一个清纯脱俗,楚楚动人,令无数英雄好汉拜倒于石榴裙下的奇女子。就连探花李寻欢到了花甲暮年仍然对其念念不忘,其倾倒众生的魅力可见一斑。

可是诗盈也并不逊色,在往后亲密无间的相处中,她把志宏从不学无术的边缘拯救回来,还调教得贴贴服服。完全是中华民族相夫教子的典范。

不过天生的美人似乎都有某种缺憾。容貌姣好的佳人,心肠可能十分歹毒。心肠慈悲的女子,年寿可能不比昙花。可见上天真是严格遵照“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的原则去创造人。

 

我身边有许多学弟都曾推崇过诗盈是本校历届校花的TOP ONE。毋庸置疑,诗盈确实是一个天生的美人坯子,套用一句学弟的话,简直是上帝的二奶!

众所周知二奶一般都很小心眼,因此理所当然的,诗盈是一个自信心严重不足,爱猜度爱发脾气的偏执狂。

这是志宏在得知我们仨都考上同一所大学,鼓起勇气赶去跟诗盈表白后才逐渐浮现出来的病症。等到诗盈病入膏肓之后,我便不再相信童话故事里那些因为王子的出现才战胜邪恶然后唤醒公主,从此两人过上幸福日子的白烂剧情。我更相信志宏的告白是一句魔咒,解开了潘多拉音乐盒的封印,让诗盈原型毕露。

不过作为一个局外人,这一点瑕疵并不影响我对诗盈的好感。就好像对待体弱多病的林妹妹一样,也是会触动我怜香惜玉之心的。

我不清楚上帝是否在搞婚外情,但我肯定就不是横刀夺爱的材料,青春期过后我更是万念俱灰。所以对诗盈的好感也只是出于好朋友的赏识,在这一桩闹剧里我一直扮演着观众眼中安分守己的角色,道义对我来说比法律更重要。

 

虽然是令人一见倾心的大美人,但我还是发现了她的一个怪癖,算是怪癖吧,即使志宏每次都哭丧脸声称这是情趣,可听得出语气中总有几分殉道的意思。

诗盈很迷信,她要在固定的日子里听到志宏亲口说出九十九遍“我爱你”,否则诗盈当天就会念紧箍咒让志宏生不如死。除此外,诗盈还会不定时地出难题让志宏证明他有多爱自己,譬如上个月她就要志宏借用学校广播台来宣读他写的一封情信。我记得那时正值就餐的黄金时段,有不少人正在饭堂用膳。眼看着身边一些体质孱弱的同学个个噤若寒蝉,我真担心这时会有谁因为心力不足而当场暴毙。

事后他把自己关在厕所里面三个小时之久,高声悲呼:“孔老先生!我辜负你的教诲!我有罪!”

所谓知耻而后勇,志宏早在百般折磨下练就出最顽强的阿Q精神,变身成为新一批爱情末路鬼的先驱。不然这一次他怎会舍得撕破面皮还要苦苦哀求我助他完成任务。

可是有学长在看完小泽圆的新片子后这样感慨道,就是再温柔的摩擦,结果还是跟持枪火拼的一样。

 

先不扯远的事情,光摆在面前的问题就足以让我有了轻生的念头。

诗盈可真不是一般的怪癖嗜好者啊!你说我该以什么理由将眼前这份礼物堂而皇之地带进女生宿舍?

这可不简单啊,廉颇负荆请罪虽一直称颂至今,可毕竟廉颇背的是荆棘罢了,而我要背的是两座大山!

 

在我答应志宏的请求后,他倒是很阔气做东请我吃了大餐,说是当作饯别余欢。

酒过三巡,我们一起唱起了《易水歌》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没过几天,我向学生工作部递交了一份名为《在校本科生宿舍环境卫生、日常生活礼仪文明及安全配套设施规范性突击检查报告》的申请书,封面的名字有喜马拉雅山脉那么长,目的是为了提醒领导这次行动有多么的刻不容缓。

幸好领导也体恤生活部对学生工作孜孜以求的心情,所以申请很快就批了下来。

为了不让宿舍囤积着两座大山,我当机立断招集了麾下十几名得力干将,决心效仿愚公把山移走。

 

与我同行的有两个小女生,之所以叫上她们,是因为在中国当代官员体制下,当一个领导外出公干时,身旁是不能没有女秘书的。尽管她们比起我更有当领导的派头。

当初学生会对外招新的时候,各个部门为了广招贤才不惜浑身解数使尽阴招。我部的干事也不例外,苦心钻研《孙子兵法》后展开信息部署,决战在硝烟之外,结果大获全胜。

后来我从小道消息获悉,部里的女生全都是因为误信谣传才被骗进来的。当她们得知真相以后是齐声呐喊遇人不淑,只是一旦签下了“卖身契”,如无意外便是终身为奴了。

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要提一下,那个谣言就是,生活部部长是个大帅哥。

 

为了不至于让自己孤身深入险境,所以我还招徕了一个比我小两届的学弟尾随。

不知为何,学弟一直以来都很崇拜我,简直把我当作武林盟主一般为我尽忠效力。他甚至把我的相片与刘德华的放在一起,而谢霆锋的他只用作皮夹填充物,造成钱包有钱的假象。

虽然一直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这般崇拜我,但如果是误会,我倒宁愿他死性不改。

 

勉强凑齐了一支小分队,我们便浩浩荡荡地踏上宿舍大楼。

由于身体被两座大山坠压着,我不得已走在了队伍的末尾。

按照志宏的交待,我爬上了诗盈宿舍所在的七楼,想到万一事情败露也可以纵身堕楼一死以示清白。

不过死终究不能解决问题,我已经想好了一条能够安全把这份厚礼送达诗盈手中并且逃开所有人猜疑的万全之策。只要过程中不出现意外那就阿弥陀佛了。

毕竟是心怀鬼胎,做着见不得光的事。我感觉精神恍惚,手心也开始渗出虚汗,脚下像灌了铅一样举重无力。一不留神,就在拐角的地方和迎面走来的女生撞了个满怀。

在众多光棍前辈的观念里,会酿成这样的意外准是桃花姻缘降临的先兆。

 

我连忙鞠躬道歉,对面的女生也没做声自顾收拾散落在地面上的书本。

为了显出自己诚挚的歉意,我主动蹲下来帮忙捡拾,但只捡到她的胸卡。

我刚想把胸卡递还给她时,却发现她正一脸恐慌地盯着我跌落在地上的手提袋。沿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手提袋的封口处,不安分地探出了某个女模特高佻的身躯。我有点埋怨戴安芬公司做的广告未免太过惹火了吧,这分明是要让天下健壮青年血流不止啊。

靠!太残忍了,简直是惨不忍睹。

 

请大家不要误会,惨不忍睹是指我现在的处境。

尴尬的场面一度僵持了好几分钟,走在前面的学弟学妹们发现状况也闻声前来支援。

我想他们除了瞠目结舌之外,只怕还没有更深厚功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

够了!你们不就期待着我那纵身一跃吗?好!我跳就是!

谁知对面的女生身手比我还敏捷,她抢在我前面,麻利地将那套戴安芬内衣塞进袋子里面,略带羞涩地递到我跟前。

我伸出颤抖的手,像是回天乏力的垂死者哆嗦着交代遗言。

她突然轻声说:“拿好了。”

我一边接过袋子,一边讪笑着拉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

“同学,你人真好。雷锋是你家亲戚吧?”

“下星期天Beyond来我家开演唱会,你知道吗?”

“你肯定不知道啦,我就说嘛!梁朝伟那小子也嚷着要来。”

“……”

对面女生的功力果真浑厚,对我如此无聊的言行竟然置若罔闻,仍可做到举止淡定,实在不可小觑。

当她转身要走时,我才觉察到她的胸卡还在我这,我连忙叫停她。

 

“同学,你的胸……”

 

话说出一半,我便意识到事态不妙。

我曾经在一次诗歌朗诵比赛里听到过一个扎羊角辫子的女生是这样朗诵的。

“刘胡兰,你死的好——”

场下一片哗然。

我怀疑当年刘胡兰家是不是欠了她祖辈的钱没还,所以她妈买了劣质奶粉让她喝到现在大脑畸形。

半晌,才有了后续。

“伟大啊!”

全场昏倒。

 

我侧目斜乜,发现身旁的两个小女生正在窃窃私语,碰上我的目光后更是惊慌不已。

这回还不糗大了!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根据目测她在距离我30公分左右的位置抬起了手掌,在掌风凌厉刮至耳畔之际,我运用三角函数粗略估算了她的身高、体重和三围。

165cm,45kg,35-22-33。

我痴痴望着她,脑海中闪过的是我多年来积累的择偶标准。

娥眉淡黛,秋水潋滟,面若桃花,红腮朵朵,朱唇含樱,手嫩如葱,腰细如柳。步履轻盈,仪态优雅,声如乳燕初啼,舞若游龙矫凤。作幽怨状,则群花黯然凋残,雁过而悲鸣,时人恍惚若失,碎碎念而常忘加餐。

天啊!这还不是上帝的元配!

 

等我从懵懂之中清醒过来后,身边就只剩下学弟一人,但四周里里外外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女生。

学弟说同行的两个师姐因为等不及电梯,就从后楼梯逃之夭夭了。

学弟受到的打击虽然也很大,但还不至于完全摧毁我在他心目中近似乎杨过的形象。

临走之前他还煞有介事地劝诫我生活要检点一些。

我顿时感到哭笑不得,摸着脸上火辣辣的掌印,对着胸卡上的照片微微一笑。

 

“校广播台台长:梅素卿”

 

风波过后我呈递了这次突击检查的总结,字里行间无不称赞上级领导有方,工作到位,视学生的安全为己任,高度负责,兢兢业业,为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创造优良的生活环境。

领导们批阅后也感到非常满意,主席还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工作上表现积极,但生活作风也应该多加注意啊。”

我听了心里一个哆嗦,身子顿时矮了半截。

 

一翻风言风语后,生活部的女生集体提交辞呈,理由是“上梁不正凭什领导群芳,下流无耻忍能同流合污”。幸好没有横批,可是当志宏听了以后他文思如泉涌,立马提笔写道:“人至贱则无敌”送我作为横批。为此我让他洗了两个星期厕所。

由于民愤难平,志宏建议不要把事情闹大。权衡利弊后,我动用了在组织部的关系,对部里做了一番人事调整。幸好部里女生所占的比例本来就不大,这次裁减并没有对部门日常的工作造成很大影响。

在我正为招纳新部员而犯愁的时候,志宏说为了报答我的大恩大德,他将义不容辞加入生活部成为我的部下。我很清楚志宏心里打着什么算盘,他九成是为了接近女生宿舍方便行事,他身上那股狼骚味就算飘至圆十里外也令人发怵。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