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斯寂寞

隐居

 
 
 

日志

 
 

【长篇连载】左手无名(1)  

2009-09-18 22:49:34|  分类: 左手无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足足三个小时的软磨硬泡,我想志宏是彻底没办法了,而我这次也终于铁定心不再搭理他。

 

“浚礼你说!咱们到底是不是砂锅兄弟?”

“妈的,你还有脸跟我提这个!每次生米煮成稀巴烂,还不都是由我来背黑锅!是砂锅都让你拿去炖燕窝了。”

“这……”他一下子理亏,脸上立即堆满了谄媚神色。

“可是除了你,鼎鼎大名、位高权重、英俊不凡、玉树临风,一枝梨花压海棠的生活部部长才能够名正言顺地进出女生宿舍啊!浚礼,就当是我求你了!为了小弟的终生幸福,这次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我一把!”

“你别跟我来这套,我不是耳朵软的人。总之这件事我无能为力,你另请高明吧。”

“你是真的不帮?”

“不帮。你可别怪我铁石心肠。”

“浚礼,你要不帮我。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他双手附撑在窗台,几乎是咆哮起来,听着很像是豺狼要下山捉小孩。

“你唬谁啊!别以为我会忘了搬宿舍后我们就住一楼。你跳啊,看看能不能跌断个手啊脚啊什么的。”

“浚礼!”

志宏崩溃了,土色的脸憋成像被便秘折磨了好几个月的样子。让人看着就想介绍他拨打晚上十点半午夜档节目张教授的工作手机。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我实在看不下去,抽起脚下一只拖鞋使劲丢了过去。

“是,我是!我是诗盈的男人!”这恶心人竟然用女人做挡箭牌。

“秦志宏,你他妈的就打算拿砂锅去吃软饭!”

 

嘴上虽然是咄咄逼人,不过很奇怪,说是铁石心肠,可我的心偏偏就是熔炉下高纯度的铁,所以很容易就崩断了。

 

由于父辈是多年世交,我跟志宏从小结为死党,而且是名副其实的生死之交。

贪玩是孩子的天性,他们会把大部分时间虚耗在各式玩具上,并且会精心构思各种新奇刺激的玩法。

志宏的鬼点子最多,是孩子堆里面的野鲁班。他可以在仅仅懂得原理的条件下单独制作热气球,水火箭和许多山寨版模型。

不过奇才的技术很少能够用到有益的地方。他曾改装过一辆自行车,在前轮制动的地方接上装置用作发电,说是可以提供夜行时的照明用电。为了证明自己重情重义,志宏慷慨邀请我做他坐骑的首位乘客。于是两个野孩子骑在护堤上,疯一样地追逐极速的感觉。

可现实总是会乐极生悲。经过一翻颠簸后,自行车制动装置的螺丝不知何时松脱了,车子就像脱缰的野马在斜坡上疾驰。我慌了,只听到志宏急忙喊道:“浚礼,快跳车!”没等我反应过来,一股激流就已经呛到喉咙。

我们出生在旱地,都不习水性,所以在水里面只能做出类似狗扒的动作,而肚子里的水则是越来越多。在我几近人事不省的时候,志宏玩命地潜到我身下试图利用自身浮力将我托起。直到我们都被救起的时候,志宏的手还死死攥紧自己的衣服,他是怕混乱之中一旦抓到我的衣服,就会把我一同扯到河底去。

 

如今回想起来确实后怕,不过志宏却有另一番体会。当时他跟我说,被水灌了以后,感觉还蛮清甜。那时心就想,如果不是溺水的话,怕且往后是没有机会再喝到这样清洌的水了,于是又拼命吞了几口。我当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自从那次事故后他对水有了更深的恐惧,家里尽管富裕了,也还是选择淋浴而非浴缸。

 

别人在形容朋友间情谊深重时总会用上“同穿一条裤衩”。我不太清楚男性是否在把最亲体的衣物分享以后,就会自然而然地达到推心置腹的状态。我只知道那样会很不安全,至少也应该为后代着想吧,总之长这么大我就没有跟任何人分享过我的内衣裤。

不过那该死的、天杀的、万恶的志宏经常会在洗完澡后赤裸半身走出来,兴冲冲地告诉我,不好意思,今天我又穿错了你的内裤,原来你是穿XX牌子的喔?看不出来啊!这个纯棉质地舒适,透气性能特佳,不过清洗起来有点麻烦……

然后是各大牌子的比较,每次我都会听到脸部抽筋,而他依旧津津乐道。

我有点怀疑是不是那次意外让他得了脑积水,大脑泡在水里发霉腐烂了。

 

暂且将裤衩的事放一边。

 

志宏在上初中的时候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女孩,那时我只知道她的别名叫CE。

“为什么是CE而不是ABC呢?”有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我问志宏。

“大概是被一家卖卫生巾的公司注册了,所以不好侵权吧。”这是他神情严肃地告诉我的答案。

我只能说那是由于广告做得太成功的缘故,成功到让人过目不忘。因为志宏开始知道世界上有安全套这东西存在还是两年后才发生的事情。至于他后来是如何成为阅片无数的资深理论大师一说,江湖中仍众说纷纭,没有定论。

 

自从志宏对“CE”表示出好感之后,他几乎是每天下课都会借上厕所为由到隔壁班偷看她。

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偷看女生的事实倒没穿帮,可频繁上厕所却被传为笑柄。有个白目的四眼娃竟不知死活地对志宏说,说他爸知道这事后也很深感同情,所以他们父子商量过,包根治,只需半价。

志宏听了抡起拳头就往死里打。确实可以理解,少不更事的年纪面子最大,更何况是关乎一个男性尊严的问题,怎能叫志宏不恼怒。

殴打事件后班主任只是对志宏作出口头警告而没有记过处分。大幸中的不幸是,这其中别有隐情。

志宏回忆那天在班主任跟前,他十分诚恳地主动认错。班主任不外乎是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大堆之乎者也的屁话。末了不无怜惜地搭着志宏肩膀说,我理解你的心情,都是过来人啊。你还年轻,不要让这事给耽误了,请几天假去做了吧。你可以放心,我会跟班上的同学交代你是回家悔过自省去的。

每当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都很难不笑到胃抽筋。特别是那句“请几天假去做了吧”,更是彻底把我逗乐了。志宏说他当时就傻楞在那里,脊背的冷汗唏哩哗啦地奔流而下。那个“做了”的意思在我们发现班主任从不留胡子之后就更具传奇色彩了。

 

志宏还是自愿请了三天假,原因是本着有假不放是傻逼的真理,因此他自我堕落了好些天。

志宏的妈妈很早就病逝了,这些年志宏他爸又忙着拓展海外生意而长年身居异地。于是留下志宏和他妹妹美媛交由我父母托管。虽然他们俩有保姆照顾住在自己的房子里面,但我父母还是情愿时常走动,料理两个孩子的日常生活。

我爸妈对小妹妹美媛似乎眷顾有嘉,经常给她买去漂亮的花格裙子和各种款式的洋娃娃。

我想大概是因为我还小的时候也有过一个妹妹,不过在一次游乐场意外中不幸身故。爸妈因为这愧疚万分,所以想借此弥补罪咎吧。总之,这是他们一辈子也不能被提及的伤痛。

 

美媛对我有种特殊的好感,我想这跟我自小就有挑逗女性的天赋有关。我整天带着她去爬树、划艇,买她喜欢吃的零食,惹她生气后又哄她开心,久而久之她总喜欢屁颠屁颠地跟在我身后面。可是当女孩子长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她们会渐渐对待她好的亲密异性产生朦胧的情愫,特别是在我完成了类似英雄救美等支线任务之后,我在美媛心中便塑造起一个今生今世非君不嫁的完美形象。我爸妈也似乎从中看出一些端倪,他们开始反对我们单独外出。美媛第一次当面告诉我说她长大后要嫁给我时,那是我和她的最后一次见面。隔天她就被秦叔叔接去澳洲读书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